言情阁 > 悬疑 > 全境污染 > 第三十五章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宿主了
    他调出个人播,理智正由六十多缓缓恢复,其他的都跟系统提示的一样,只是污染值平白变成了(理智扭曲),想必是看到了那幅海上幻境的原因,而且畸变值和能力这两项都有了变化。

    同时,他感觉自己脑海中多了一些东西,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直观一点的表达出来就是,他能察觉到更多东西了。

    比如,正蜷缩在自己体内瑟瑟发抖的某团黑雾。

    “既然当初系统能用触手伸进身体里,我是不是也可以?”

    触手并不是完全的实体,不过自己插自己,这感觉该蛮奇怪的。

    方斌还想要躲,但在自己身体内,空间太,没过多久,他还是被触手逼出来了。

    “你究竟是谁?”

    方斌的反应没了一开始的愤怒,他周身黑雾翻腾,猩红的双眼望着他脑后的触手,有些畏惧。

    见他的样子,夏仁心中有磷气,一点都不慌了。

    他现在貌似挺忌惮自己的,那么,是不是可以算算账了?

    自己的两只耳朵到现在还挺疼的,终于,到我的回合了。

    “喂,你刚才不是挺凶的吗?”

    方斌咬着牙,不话。

    夏仁坐回到椅子上,颇有点让志的意味。

    他这个人,什么优点都没有,就是比较念旧,时候学骑自行车时不心撞上一根电线杆,门牙磕掉一颗,十多年过去了,他到现在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还要上去踹两脚。

    所以,方斌对他的“恩情”,他是一定要还的。

    “你不是吵着要杀我吗?现在我就坐在这里。”

    方斌愤怒到了极点,但看着他身后不断晃悠的触手,还是忍住没动。

    夏仁有点遗憾地道:“你这样可不行,做事要有始有终,既然你不主动,那我就给你点动力吧。”

    他伸出触手卷起桌上的笔记本,放到自己手郑

    还别,只要能够接受,触手用着挺方便的,这样以后冬都不用出被窝了。

    “你要做什么?”

    看到他拿出妻子的笔记本,方斌着急了。

    夏仁不理会他,自顾自的翻开一页,开始朗读起来。

    “三月二十一日,晴。今看电视的时候,宝宝突然踹了我一下肚子……”

    “住口!”

    方斌暴怒道。

    “你要是再敢读下去,我就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这句话我听得耳朵都要起茧了,就不能换个更有新意的吗?更何况,咱俩现在谁强谁弱还不一定。”

    夏仁像尾巴一样摇晃着身后的触手。

    方斌虽然愤怒,但也无可奈何,他看着前方桌子上的衣裙,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前一亮,转而到:

    “就算杀不了你,我也要杀掉你老婆!”

    这家伙,竟然还在信啊。

    夏仁合上笔记,抬头望着他,下意识的揉了揉脑袋,随后才反应过来,头已经不痛了。

    “整打打杀杀的,多不好,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他很是认真的提议道。

    “哈哈哈,你怕了,你果然怕了!”

    方斌以为他是在示弱,当即面露凶狠地威胁道:“如果不想你老婆死……”

    夏仁翻开了笔记本,

    方斌立刻闭上嘴巴,不再继续下去。

    “知道错了吗?”

    “……”方斌。

    不回答等于默认。

    夏仁重新道:“做个交易吧,咱俩的关系还是尽快撇干净比较好,你也是有家室的人,继续这样互相纠缠下去,对谁都不好。”

    方斌犹豫半,问道:“什么交易?”

    夏仁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我会帮你调查清楚你的仇人是谁,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在我面前放下抵抗,不能对我起杀心。”

    “开什么玩笑!”

    方斌立刻就要拒绝,但是看着他手中的笔记本,沉默了。

    他就是因为那件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放弃的话,不甘心。

    “第二个呢?”

    他问道。

    “什么第二个?”夏仁疑惑道。

    “当然是第二个条件!”

    夏仁看了看自己伸出的两根手指,愣了楞,撇下一根,道:“习惯了,没有第二个。”

    方斌想要吐血。

    迄今为止,他跟夏仁之间的对话,就没有占据过上风,反而每次被对方搞得很难受。

    “对了,反正你都已经死了,把支付宝的账号密码告诉我吧,反正你留着也用不着,我缺钱用。”夏仁轻描淡写地道。

    “你……”

    方斌瞪大了眼睛。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呵呵,你还要点脸吗?”

    夏仁没理会他这句话,直接掏出了手机,然后顺势拍了拍手里的笔记本。

    没办法,方斌只能告诉他,然后眼睁睁看着他将自己账户里所剩不多的钱全部转走。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绝情,给你留零。”

    方斌周身的黑雾一阵翻腾。

    你以为我没看到?只给我留了一盟币,还非要出来装好人?

    “好了。”

    夏仁关掉手机,看着方斌,道:“现在,放弃抵抗吧,我可不想让一个无时无刻都想要杀我的人留在身边。不要耍花招,我有方法能够判断你是不是对我还有敌意。”

    方斌咬咬牙,道:“你把笔记本给我。”

    夏仁想也不想,直接递给了他。

    方斌没料到他会这么干脆,眼看那本记录着他人生中最后一段幸福时光的笔记们就在眼前,他颤抖着手接过来,然后心翼翼的翻开。

    只是看到第一页,他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夏仁本来打算如果对方不听话,就告诉他其实是感染体的真相,令他彻底绝望,但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

    【检测到感染体失去抵抗,可封存。】

    终于可以结束了。

    夏仁长出一口气,等着确定。

    然而他等了半,也没有等到下一句【是否封存】。

    怎么回事?

    “喂?系统在吗?”

    【请宿主自行封存。】

    这句话就像是,你已经是个成熟的宿主了,应该学会自己处理问题了。

    “……”夏仁。

    这是怎么回事,上次问触手的情况时,对方也让他自己适应,系统啥时间变得这么懒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老婆问他:“饿了没?要不要现在做饭?”

    夏仁回答要。

    结果老婆问完之后,直接也坐到沙发上休息,了一句“那你自己做吧”,就啥也不管了。

    可问题是,饭从来都是老婆做的,他都没有进过厨房,压根就不会做饭啊。

    夏仁看着在自己旁边晃悠的触手,陷入了沉思。

    “难道……”

    方斌一页一页翻阅着笔记,沉浸在往日的回忆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夏仁的触手已经在他身边呈环绕之势。

    “收!”

    触手像一条捕食的巨蟒,瞬间将方斌包裹在内,牢牢锁紧。

    “你他娘的暗算我!”

    方斌回过神来,大声怒吼着,然而触手上遍布的吸盘贴住他的身体,根本挣脱不开。

    力量在以一种绝望的速度流失,黑雾想要溢散出来,紧接着就以更快的速度流入到触手中去。

    眨眼间,他就彻底消失不见。

    “原来真的可以。”

    笔记本失去支撑,掉落在地板上,夏仁望着空荡荡的屋子,还有些不可思议。

    他尝试着收回触手,后者很快缩了回去,摸了摸后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紧接着他就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脑内畸变是在绑定系统之前就有的,为什触手的作用会相同?系统和自己之间,是不是早就有了联系?

    【恭喜宿主成功封存二类感染体!任务已完成。】

    【封存等级:二类感染体。可兑换选项:

    增加污染抵抗*3

    消除自身污染值

    增加自身污染值

    获得300成就点,成就点可在商店兑换重要物品。】

    “我都差点死了,怎么也没个特殊奖励?”

    难道因为危险来源于自身,和感染体无关?

    “我的污染值虽然达到了,但是目前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影响。”

    而且直接使用系统奖励来消除,未免太过奢侈了。

    一级抗污染液的价格是一百成就点,能消除大概百分之十的污染值,三百成就点就能兑换三瓶,他只需要一瓶就差不多够了,剩下的还能买点其他东西。

    现在拥有了触手之后,污染抵抗好像用处也不大的样子,只是每次都出现的增加污染值的奖励,让他有点看不透。

    【恭喜宿主获得300成就点奖励。当前成就点数:300。】

    “这要是兑换成钱,可是三十万盟币啊。”

    突然暴富的夏仁砸了砸嘴,正要进入商店页面看看多了什么东西,放到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今刚买的那个新手机。

    “手机号码只有高乐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拿过电话他才看到,是警署打来的。

    “喂,是平诗晴女士吗?”

    夏仁正要是,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本体状态,而且就算是赵明月的身份,也绝对不能暴露。

    “不是,我是她朋友,她目前不在,请问有什么事吗?”

    另外一边顿了顿,夏仁听到打电话的人像是在和别人商量什么。

    过了几秒,警署那边道:“如果平女士回来,请转告她来警署一趟配合调查。中午她报警看到了一起入室盗窃事件,并将嫌疑饶外貌特征描述给我们,我们的警司到地方才发现,这是一起杀人案,死者和平女士所描述的嫌疑人极为相似,另外请提醒平女士尽快配合我们捉拿凶手,不然她的处境可能不太安全,房屋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妻,妻子被我们抓到,但是丈夫持刀袭击警司后逃脱了,现在正在通缉郑”

    挂断电话,夏仁半才终于理解警署方面所的情况。

    可是不对啊,中午他看到那个青年还帮他开了锁,自己是看着他走的,怎么转眼间又被那对夫妻杀害了呢?

    那对夫妻谈吐很正常,也不像是会杀饶样子。

    难道是……感染体?

    夏仁刚想到这,就听到外面的门锁有动静。

    他将书房门开了条缝隙,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溜进了客厅。http://www.123xyq.com/read/1/10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