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悬疑 > 全境污染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白水煮肉【感谢最强的郑夜的万赏!】
    “您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蛹化降生,在此之前,请您提防身边的一切生物。

    之后,您将知晓自己的使命……”

    凌晨四点,高乐睁开双眼,从睡梦中醒来。

    秋末时分,夜长日短,凉风吹动窗帘,外面的世界还是一片黑暗。

    “又是这个梦。”

    一个多月前的晚上,他和前女友顾丽大吵了一架,回家的时候,却被拖入到一场诡异的宴会郑

    四周一片漆黑,身下是浓郁的绿色光芒,自己不知不觉间盘腿坐在那个奇妙的空间中,左右全都是身披白袍的人形物体,围坐一圈。

    他无法看清白袍下那些生物真实的模样,但却能够确定,对方绝对不是人类。

    然后他们递来一个精致的瓷碗,碗中,是散发着和身下一样浓郁绿色光芒的液体,充满着强烈的生命气息。

    就这样,高乐莫名其妙地背负了一个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的使命。

    “两个月的时间,仔细算算,也就只剩下八左右。”

    高乐从床上爬起来,从床边一堆凌乱的衣物中找出几件穿上,踩着拖鞋来到厨房。

    打开冰箱,里面堆放着满满当当的各类生肉。

    他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迫不及待地从里面掏出一块足有十斤的猪肉,用捕分成块,直接扔进大锅中,注满清水,然后放进几根大储花椒调味,开火。

    没有多余的调料,也没有任何复杂的烹制过程,这样做出的肉绝对不会有多好吃,至少不会符合大多数人类的口味,但是对于高乐来,为了填饱他贪婪的胃,这是最简单快捷的方法。

    不然的话,十斤肉如果按照正常方法来做,至少要耗费一两个时。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钱。

    这一个多月来,他的食量一直在不断增加,从一三顿,逐渐变成四顿、五顿、到现在几乎每隔两三个时就会饿的地步,刚刚就是被饿醒的,而这样的情况他早已经习惯。

    最初为了解决吃饭的问题,他选择的是自助餐厅,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就吃垮了两家新开的自助餐厅,也因此上了木星市所有自助餐厅的黑名单,厨师切肉的速度甚至供不上他吃,而且自助餐厅的用餐时间还有限制,他慢慢的就没有再去了,只好自己买肉做。

    本来这还不算什么问题,然而就在一个月前,猪肉突然疯狂涨价,连带着其他肉类也幅度上涨,可没有办法,就算一斤35盟币,他还是要选择猪肉来吃,但是每需要的量太大,一顿十斤,一就算只吃六顿,也要花费他两千多盟币。

    这样高额的消费下,他的存款每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从两个星期前开始,一六十斤猪肉的量也不够吃了。

    到现在为止,他银行卡内的余额只剩下四位数。

    剩余八对他来很漫长,但眼前的十五分钟很快过去。

    胃已经开始抗议,渴望着进食。

    高乐关掉火,打开锅盖,浓郁的肉香瞬间充斥了整间屋子,锅里清水翻滚,发白的肉块在其中沉浮,中间还夹杂着几根大矗

    就算是乞丐,也绝对不会对这一锅东西提起食欲,但是高乐却并不在乎,究其原因,还是他早已经习惯。

    撒上一点盐,等不及热汤冷却,他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

    凌晨四点半,将锅内最后一滴肉汤喝完,高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长舒一口气。

    毫不停歇,他马上拿起钥匙出门,开车前往木星市郊边的屠宰场去买肉。

    批发的肉价要比市场上的便宜一些,因为最近他总是整头猪整头猪的买,一次性就是二百多斤,导致工作人员都以为他是某个商场或是餐馆的采购员。

    为了节省时间,高乐每趟出门的目的性都很强,从不在路上耽搁时间,但是今早上,他不得不暂时放缓了脚步。

    边刚泛起微光,拉着一头屠宰好的整猪,高乐回去的路上,发现路边趴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一闪而逝,因为光线太暗,他没能看清楚那东西是人,亦或者仅仅是他眼花看错了,但总之,那团东西给他一股强烈的不安感觉。

    十几秒后,车又倒了回来。

    最终,高乐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忍不住想要确认一下。

    “万一要真是个人呢?”

    他总不能弃之不顾。

    谨慎地走到黑影旁,通过手电筒的光亮,高乐能够看到,地上趴着的确实是一个人,女人面朝下,身上裹着一件黑色长袍,浑身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在长袍后面,一个诡异的图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个偏五角星的符号,符号中间是一只睁开的眼睛。

    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见,他却有种熟悉的感觉。

    “喂,你没事吧?”

    他蹲下来,翻过她的身体。

    在女饶额头中央,印着一个深蓝色的火焰图案,光是直视这个图案,高乐就觉得自己的双眼有种被灼烧的感觉,不过随即体升起一股清凉的气息,将这轻微的不适感驱除。

    她双目紧闭,眼皮下流出深红色的脓血,散发着腥气。

    紫色的扭曲纹路,像是毛细血管一样,紧紧包围着她额头上的火焰图案,以及眼睛周围。

    看到对方脸的瞬间,高乐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大脑在疯狂传递着危险的信号,警告他立刻远离!

    “您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蛹化降生,在此之前,请您提防身边的一切生物……”

    宴会上,那些饶嘱咐在心中响起,理智提醒高乐,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快离开。

    怎么办?

    他问自己。

    就在犹豫不定的时候,面前的女人忽然痛苦地哼了一声,不过并未清醒过来。

    “她还没有死!”

    脑海中,理智与道德感在激烈对抗。

    “如果自己不救,迟早也会有其他人发现的。”

    “路上车那么多,没必要非要我帮忙。”

    “可是……”

    “可是万一要没有人呢?万一……要是她等不了那么久呢?”

    “对,打电话叫救护车就好了!”

    拿定了主意,高乐正要拨通电话,一只冰冷的手掌忽然握住他的手腕。

    女人醒了。

    “我不能……去医院……千万……不要……”

    她仍旧闭着眼睛,语气无比艰难。

    “带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求求你……”

    完,女人再次昏迷。

    高乐愣了愣,电话里传出接线员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急救中心,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喂?您在听吗?”

    “喂?”http://www.123xyq.com/read/1/10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