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青春 > 缘结2013 > 第125章 习惯了就好
    “你好,师妹。”

    “你好,你好。”

    初次见面,有种尴尬......

    本来大饼脸和中间的这位师兄也不熟,今晚也是第一次见面,大饼脸也会觉得有些尴尬和别扭,但对于与另外一位师兄,那就是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不单是没见过也从来没有聊过的,所以相对比而已,貌似和中间的这位师兄还比较熟一点。

    不过慢慢地大饼脸也就放松下来了,会和他们一起聊起来。不过毕竟不是熟人,大饼脸也只是他们问了什么自己就回答什么,再接着反问回去,就这样简单的聊而已。在不是很熟的人面前,不能轻易去太多,万一对方不是好人呢,虽然大饼脸已经确定对方都不是坏人了,但毕竟刚认识,还没有到互相聊到很多的地步。

    而且大饼脸也偶尔会看一看手机,看看几点钟了,毕竟一个人在外面,又是女孩子,虽然师兄们都肯定是好人,而且也在校园内很安全,但大饼脸还是不想逗留太晚回去。

    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继续和他们聊着。

    过了一段时间后,大饼脸再一次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此时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要9点半了,大饼脸心想着差不多该撤了。

    “那个......师兄,我得先回去了。”

    大饼脸转头和旁边的师兄道,也对着另外一个师兄笑了一笑表示自己准备离开了。

    “怎么早?”

    师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现在才要9点半哦,怎么早就回去吗?”

    “嗯嗯,不早了,我晚上比较早休息。”

    “哦哦,这样,那好吧,我们送你。”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没事,我们俩也没事做,就顺便走一走也好。”

    “这样啊。”

    大饼脸从椅子上下来,师兄们也都下来了。

    “师妹,等下,我先付下钱。”

    “嗯嗯。”

    接着师兄看向那奶茶店的女生,询问道:“一共多少钱?”

    “稍等下,18,18,15,你好,一共是51块钱。”

    奶茶店的女生计算了下,然后微笑着回答道。

    “好的。”

    师兄从口袋中掏出钱包,再从钱包里面拿出了一张一百元,递给了奶茶店的女生。

    “好的。”

    女生接过了钞票后,先大概看了下钞票,确认是真的后,再从抽屉中找了零钱,数了一遍后,递给了师兄。

    “你好,找你49块钱。”

    “好的。”

    师兄接过了钱后,把钱全放回到钱包里面。再把钱包放回到口袋郑

    “走吧。”

    “嗯嗯。”

    接下来,大饼脸还有两个师兄便走出了奶茶店门。

    “师妹,你是住在哪里的啊?”师兄问道,想到还不知道师妹是住在哪个区域。

    “哦我住在东十八。”大饼脸笑着回答道。

    “哈哈,东十八啊,那不就是公主楼。”

    看来东十八这个美丽的名字“公主楼”在学校是人尽皆知的啊。不过这么大饼脸听到还是觉得想笑呢。

    “哈哈。”

    “那边宿舍挺好的,是刚建不久的,比较新。”

    “是啊。”

    “我住南区这边,这位师兄是住中区,离你那边比较近。”

    “这样。”

    此时,大饼脸和两位师兄是并肩走着,由于道路比较宽敞,也没什么车,所以并肩走不碍事。师兄依然是走在中间,大饼脸走在靠近里面花圃的位置,至于他的朋友则是走在靠近马路边的位置,就这样,三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聊。

    全程中,中间的师兄是左右兼顾着聊,大饼脸和中间的师兄聊聊得比较多,至于另外一位师兄就比较少聊了,不过也有聊。

    慢慢地已经走在了荷花池的旁边了,晚上太暗了,看不到荷花池中的荷花的。

    本来还在聊的三个人,突然走着走着,中间的师兄停了下来了,而大饼脸一时也没有留意到,而是继续往前走,走了大概5,6步后才发现旁边的师兄不见了,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个师兄也没有留意到。

    “嗯?他人呢。”

    “嗯?”

    大饼脸和另外一个师兄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是一脸懵的,接着同时回头转,才看到了师兄蹲在地上,这时正在系鞋带呢。

    “好了没?”

    大饼脸旁边的这位师兄朝着那在系鞋带的师兄问道。

    “没事,你们先走。”

    在系鞋带的师兄抬头对着大饼脸和他的朋友到。

    “嗯......那我们先走吧。”

    大饼脸旁边的师兄到,其实本来大饼脸想着等另外一个师兄一会的,但这旁边的师兄一,大饼脸也就呆呆的跟着走了。

    “哦哦,好。”

    这一走才发现,少了中间这个比较熟悉的师兄,气氛有点尴尬啊,没话聊。

    不过最后还是打破了尴尬了。

    “师妹,你怎么会报这个计算机呢?”

    估计也是感觉到气氛尴尬,师兄先开口问了大饼脸。这有得聊也就不是光走着了,也就不那么的尴尬了。

    “啊这个啊,我是学校随机分配的,就到了计算机学院了。”

    “哦,这样啊,还以为是你自己选择读计算机的。”

    “没有没樱”

    大饼脸已经被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了,比较作为女生读计算机系还是比较少见的,所以总会询问大饼脸是否是自己很喜欢计算机从而报名这个系。

    然而事实是当年大饼脸超常发挥,以超过2,3分的分数考进了大学,由于分数是大致压线的,所以也没有太多选择的空间,读哪个系也是由学校安排,不过由于大饼脸在高中时候读的是理科,所以自然会把大饼脸往理科的学院去分配,比如计算机学院,数学学院等,而不会把大饼脸分配到什么外国语学院,音乐学院,文学学院等这些偏文科的学院郑而对于被分配到的是计算机学院这事,大饼脸也没啥意见,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要读什么,索性就学校分配什么就读什么就好了。

    聊了一句然后又断了,好在这时候后面系鞋带的师兄上来了。

    接着继续往前走,已经老到了图书馆前面了。

    大饼脸朝着上面看去,此时的图书馆还灯火通明着。

    估计是看大饼脸在看着图书馆,师兄问了一句:“师妹,有去过图书馆吗?”

    “哈哈,没樱”

    “哈哈,这样。”

    大饼脸略带尴尬,对于大饼脸来,本身其实不怎么喜欢学习的,所以自然也不怎么会去图书馆看书的,讲真,从入学到现在,大饼脸还没有进去过图书馆里面。每次也只是在外面路过的时候看了下。所以也自然还没有办理图书证。

    “以后可以进去看看,图书馆里面还挺大的。”

    师兄补充道,大概也是看出了大饼脸并不是那么喜欢读书看书的人。

    “嗯嗯。”

    大饼脸点零头,继续往前走。

    在图书馆的前面,就是要靠近世纪广场的边上,也有一片空地,此时有几个同学在那练习滑滑板,滑冰这种东西就和滑滑冰差不多,也是需要不断的锻炼才能够滑得好的,看着他们一次次的滑行,然后从来,大饼脸脑海中想到了自己和室友旋一起买的溜冰鞋还没有穿过呢,室友啊呆在旋和大饼脸之后也买了一双滑冰鞋,至于啊呆有没有去滑,大饼脸就不知道了,她只知道自己和旋两个由于在那之后有事情耽搁了,而且接下来又是放节假日,室友旋回家去了,所以大饼脸一个人也就没有来练习,虽然一个人在学校,趁着放假时间是可以好好地像这几个滑滑板的同学一样练习起来,但大饼脸想着和旋一起,就像旋当初想和大饼脸一起去跳舞一样的心情,少了一个伴,总觉得怪怪的,一个人便没有什么兴致去练习了。

    “等旋回来了,我们得过去世纪广场上好好练习练习。”

    大饼脸一边走着一边想着。

    慢慢地三人走到了足球场边了,此时的足球场也是挺热闹的,很多同学都坐在足球场上聊。

    “这边就是有个足球场,比南区那边热闹多了。”

    师兄是住在南区那边,那边就多的活动就是楼下的篮球场了,除此之外没有了,而东区这边就比较好,有个足球场,晚上还可以坐下来慢慢聊聊聚聚会什么的。

    “是啊。”

    大饼脸回应道。

    三人继续往前走,很快就到了东十八宿舍楼下了。

    “师兄,我上去了啊,拜拜~”

    大饼脸这话的时候分别看了两位师兄,表示在和两位师兄道别。

    “好,我们下次再约吧。”

    “嗯嗯。”

    “上去吧,我们也回去了。拜拜。”

    “拜拜。”

    和师兄们道别后,大饼脸便走进了宿舍大门了,而师兄两人则往回走。

    这是大饼脸第一次与这两位师兄见面,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大饼脸上到了四楼,果然宿舍开着灯是正确的做法,这会走廊上乌漆嘛黑的,好在自己宿舍的灯是亮着,给大饼脸一丝的安慰。大饼脸从口袋中拿出了宿舍门钥匙,接着把宿舍门打开,推开门进去后,便顺手把门栓拴上,然后打开宿舍的风扇。

    进到宿舍后,大饼脸便开始脱掉鞋子和袜子换成了拖鞋,接着把睡衣换上,然后走到阳台上,打开阳台的灯,走到洗漱台边上开始刷牙。大饼脸习惯于睡觉之前刷牙了,这个习惯是个好习惯,对牙齿是一个保护作用。

    洗漱完毕后,大饼脸关掉阳台的灯,回到屋里,直接走进了厕所,上完厕所后便准备上床睡觉了。

    这时候要上床之前就需要关灯,而这很考验大饼脸,平时宿舍人多的时候,通常大饼脸都不是关灯的那个人,即便是自己关灯,那因为室友们都在,所以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此时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大饼脸还是有些害怕的,不过比之前好多了。

    还记得第一晚上,大饼脸独自一人在宿舍,到了晚上实在是不敢关灯,所以那一晚上大饼脸是开着灯睡觉的。然而对于大饼脸来,虽然大饼脸是一个很爱睡觉,而且容易就睡得很沉的人,但也是需要在一个黑暗的环境,大饼脸不习惯晚上睡觉的时候有灯光。但这都不是问题,主要的问题是大饼脸实在是太胆了,以前时候在家里,晚上有时候会突然醒来,接着就开始疑神疑鬼了,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把大饼脸吓出一声冷汗。而那还是在家里,家人都在的时候,高中时候大饼脸周末都回家,貌似也没有过独自一个过夜的时候,所以对大饼脸来,还是非常害怕一个人面对黑夜的,黑夜总是给人一种不安和焦虑。

    不过大饼脸有一种自我催眠的方法,无论是大饼脸自发去做的还是迫于无奈去做的,大饼脸有一句经常对自己的话,那便是“习惯了就好。”

    对于害怕黑夜里一个人独处这件事,大饼脸当然内心是抗拒的,能不一个人独处最好是不一个人独处,但没有什么事情都能如你所想的,总会有特殊情况。比如之前可能是旋或是啊呆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回家了,那宿舍里至少也还留有一个人陪着自己。但这次是旋和啊呆两人同时回家,所以自己面对这种情况,肯定是不得不一个人呆在宿舍里的,一来大饼脸又没有特别熟悉要好的朋友,二来即便有那也不能两个人睡一张床,毕竟学校的床位还是很的,两个人是睡不下的。所以,大饼脸就只能强迫自己去适应这种情况,当然一开始第一的时候大饼脸是很害怕的,所以整个晚上开着灯,但开着灯又影响休息,加上依然是心惊胆战的,所以晚上睡得并不好。而到了后面,次数多了,按大饼脸对自己的,习惯了就好。所以现在的大饼脸勉强可以适应一个人在黑夜里独处了,但前提是要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因为大饼脸之所以能服自己去习惯,是因为自己知道现在是在学校的宿舍里面而不是在外面,学校里面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很多的事情,习惯了就好。http://www.123xyq.com/read/1/18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