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都市 > 头狼 > 3297沈彼,马亮
    om ,最快更新头狼最新章节!

    当天晚上,鹏城宝安区,一家在当地颇为出名的海鲜酒楼包房里,我和维多利亚酒店派过来的宣传团队见上了面,而张星宇则负责跟黄乐乐和那个二代公子哥碰头。

    维多利亚这次总共八个人,全是跟我岁数相差无几的年轻男女,着装打扮都比较新潮,带头的是个叫马亮的年轻小伙。

    小伙大概三十出头,模样挺帅气的,高高大大,长得还有点像拍电影的邓超,笑容灿烂,给人一种很有亲和力的感觉。

    简单熟络以后,马亮很客套的跟我握手:“王总您好,临出门前,我们朱老董事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我向您带句好,这几天您太忙,我们又怕耽误您交给的工作,总也没凑出来时间登门拜访。”

    “文叔太客气了,劳烦你们风雪兼程的过来给我帮忙,结果我这个东道主今天才抽出来时间待客,该说不好意思的是我才对。”我连连摆手:“怎么样,最近文叔的身体还好吧?”

    “挺好的。”马亮点点脑袋,等所有人都入座以后,他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嘴巴:“王总,皇上哥今天是在公干吗...”

    “你出了一点小状况,最晚一周内肯定处理,亮哥回头替我跟文叔转告一声,这事儿不需要他太担心。”我当即看出来他是询问钱龙的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笃定的回应一句。

    随即我抓起酒瓶,分别替几人倒上酒杯,清了清嗓子道:“亮哥,关于共乐村拆迁,辉煌公司那边的状况,你们最近报道的怎么样。”

    “挺顺当的,我们八个人总共分成四组,弄了差不多二百多个自媒体的账号,反正就是本地论坛、各种社交软件、传媒平台之类四处传播,二百多个账号,现在的粉丝总计差不多能有三四十万左右。”马亮想了想后道:“主要咱们前期都是夸赞褒奖之类的软文,很难引起太多人共鸣,如果是挖一些内幕或者曝光点什么的话,相信能瞬间引起更多人关注,人嘛,本质里都有求知欲和一些暗黑心理,嘿嘿。”

    这家伙不愧是职业搞宣传的,聊起自己熟悉的领悟,简直口若悬河,也就是他说的比较直白,不然我估计我都够呛能听明白。

    闲聊一会儿后,我端起酒杯跟马亮碰了一下,正色道:“亮哥,你们的能力毋庸置疑,这也是我挖空心思从文叔那里把你们借出来的主要原因,这几天的工作就是热身,明天中午左右,咱们差不多要进入正题,我的意思是这样的...”

    将想法简单跟马亮沟通一下后,马亮和一桌男男女女立即互相对视,用眼神短暂交流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度?”见到他们的表情,我迷惑的摸了摸鼻尖笑道:“不要紧的,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随便说,咱们是一家人。”

    “咳咳..”马亮干咳两下,讪笑道:“王总快人快语,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就照直说吧,出门前,老董事长曾跟我聊了很久,他的意思很明白,您和皇上哥不是兄弟却比兄弟更亲,可这亲兄弟之间也得明算账,不然将来队伍不好带,所有我们老董事长的意思是,如果您这次大赚特赚的话,至少需要拿出来盈利的百分之十给皇上哥,准确的说是给我们维多利亚。”

    我皱着眉头抿了口酒,低头盘算几秒钟后,马上揣摩明白老头儿的意思,他这是既想帮着钱龙在我们公司内部拔高,又不想让人觉得维多利亚好像跟我们是从属关系,简单来说,他愿意白帮忙,但不希望落人口实。

    至于给钱龙拿百分之十的利润,那就跟从我们左口袋放进右口袋一样一样的,除了让维多利亚的那些高层们心里舒坦点,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没问题,本该如此,这次合作结束,不论盈利多少,我都会拿出百分之十五给贵司,百分之十是钱龙的,百分之五由亮哥您自由分配,不包含雇佣大家的费用,我这个人就这样,要吃肉谁都不能落下,要喝凉水那也不能委屈朋友。”佯装思索的喝了一杯酒后,我咬着嘴皮拍了拍桌面,然后举起酒杯道:“来啊,为了咱们这次合作能够圆满成功,这杯我敬诸位。”

    “王总大义!”

    “感谢王总的慷慨...”

    一桌青年男女纷纷喜笑颜开的端起酒杯。

    社会就是这样的,你如果只跟人谈理想讲情怀,他们顶多会感动一时,可如果你能拿出足够诚心的利益,那他们指定超常发挥的帮你做事。

    酒过三巡,又跟马亮一伙人攀了会儿交情后,我跟张星宇用短信交流几句,完事借口上厕所离开包房。

    包房走廊里,我和张星宇对上面,瞅着喝的脸红脖子粗的他,我笑呵呵的打屁:“没喝傻吧?”

    “开啥玩笑,我喝半宿藿香正气水,嘴里连酒味都没有。”张星宇咧着大嘴朝我“呼哈”吹气。

    “快滚一边子去,嘴里的味儿还不敢我裤衩好闻。”我没好气的推搡给他,朝着黄乐乐所在的包房努努嘴:“怎么样,那个二代有接触价值没?”

    “非常有,人还算比较随和。”张星宇眨眨眼皮道:“不过就是贪,张嘴闭嘴的想从咱这儿拿点钱。”

    “喜欢钱就好办,这样的人不复杂。”我拍了拍他肩膀头道:“你继续跟马亮那帮人再玩会儿,大气点,待会喝完,男的送洗浴保养保养前列腺,女的送美容会所做个斯帕还是帕斯啥的,我也不懂那玩意儿。”

    “妥了。”张星宇比划一个OK的手势。

    几分钟后,我笑盈盈的来到黄乐乐所在的房间,刚推开门,就马上先赔礼:“不好意思哈乐哥,公司有点破事,刚刚才处理完,久等了哈。”

    “不碍事的朗哥,宇哥陪我们聊半天。”黄乐乐笑容可掬的摆手,同时跟我介绍他旁边的年轻小伙:“朗哥,这位是沈彼,也是我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对我照顾的无微不至。”

    “沈彼?”我眨眨眼睛,一个没控制住,直接“噗嗤”一下笑场了,唯恐对方会误会,我赶紧解释:“沈兄弟千万别乱想哈,我就是觉得我今天肯定跟绘画圈的朋友有缘,刚认识一个哥们叫马亮,你这儿马上给他续上弦了。”

    “我还以为朗哥取笑我的彼字呢,不过也没什么,从小到大,我没少因为名字被人挖苦。”沈彼乐呵呵的摆手。

    这小子身高中等,长相一般,穿装打扮也很简单,一件灰色卫衣,配条青白色的牛仔裤,没有平常我见过的那些公子哥的嚣张跋扈,瞅着倒是很接地气。

    “那不能,名字是爹妈送给自个儿孩子的第一件礼物,也是唯一能带着过一辈子的礼物,哪个爹妈不盼望着孩子能好。”我摆摆手,自顾自的倒上一杯酒道:“我来迟了,先自罚三杯,完事咱们再慢慢聊天。”

    “朗哥不用这样的。”

    “都是哥们,朗哥太客气了,你这样,我可生气了哈。”

    一口酒刚含在嘴里,黄乐乐和沈彼马上凑过来劝阻,我也顺理成章的放下酒杯。

    比起来跟马亮他们那桌聊天,我在沈彼和黄乐乐这儿感觉更为轻松,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诉求更加简单明了吧。

    几杯酒下肚,我趁着面红耳赤的状态,一把抓住沈彼的手掌道:“兄弟啊,难得碰上你们聊的投机的知己,我也不整虚的了,我的事情,相信乐哥也跟你说过,吴恒对我来说那真是亲哥们,但凡能让他有一线生机,别说花点钱,砸锅卖铁我都乐意。”

    沈彼略显矜持的沉默几秒,随即微笑道:“朗哥,那我也跟你实话实说,吴恒只要不是立即执行,鸡棚子里的事情,我绝对能帮忙,每年都有减x.名单,填谁的名字说白了不就是看表现嘛,里面的表现谁都能看见,外面的表现嘛,呵呵。”

    “兄弟,我前段时间无巧不巧的拿下一栋楼,但我这个人是一点管理才能都没有,我身边那些哥们也全是马大哈,我看你文武全才,要不往后你就受累帮我打理一下吧,楼在罗湖区,你要是不太方便管理,也可以受累帮我找找买家,钱多钱少无所谓,主要我着急想出手”我凑到他耳边轻轻呢喃...http://www.123xyq.com/read/1/15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