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贞观女相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棋逢对手
    第三百九十八章棋逢对手

    张谦站在大街一侧,瞧准机会就放暗器,他的暗器以手射出,出手迅速且无多余动作,将众人逼得手忙脚乱,落于下风。

    为安全起见,房遗玉事先还安排了西门追在旁侧接应,但他明显也不是张谦敌手,还未逼至近前,就被梅花般的飞镖射中,肩头、大腿各中两镖,忙闪入旁侧的巷子里,若非他身法敏捷,怕是已被张谦射中一招带走了。

    张谦成了场面上的主角,叫喊道:“侯墨,你去帮霍振西,这崽子交给我!”

    先前有侯墨在房遗爱身前挡着,让张谦难以一展所长,现在侯墨退开,梅花镖直朝房遗爱射去。

    房遗玉见状心中大急,二兄虽神力骇人,可手脚却笨得要死,不够灵活敏捷,难以闪避开来,房遗玉怎么都没想到长孙辅机竟招揽了一位如此撩的人物。

    房遗爱对上张谦,顿是一阵手忙脚乱,气得乱剑

    伍元见状大急,但因受霍振西、侯墨夹击,一时间也难以抽身支援,至于陈侠步那头,虽少了张谦的袭击,逐渐扳回劣势,可若要伸出援手,也是有心无力。

    张谦从怀中摸出两片梅花镖,以高深手法向房遗爱投掷而去。

    这招正是他的独门绝技,名叫插翅难逃,张谦的一片梅花镖射向房遗爱眉心,另一片则射向他的喉咙。

    面对这招,房遗爱避无可避,躲无可躲,故而张谦称之为插翅难逃。

    一招出手,张谦冷笑一声,这招之下不知干掉了多少高手,房遗爱身形笨拙,又怎能抵挡的住!

    面对这击,房遗爱吓得是屁滚尿流,却也无处闪躲,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没想到我竟会英年早逝,我还没玩够景春楼和聆音阁的姑娘呢!”

    眼见梅花镖即将射郑

    一道银光从而降,闪瞎人眼。

    当的一声,于半空中将两片角度刁钻的梅花镖,尽数击落。

    张谦一脸的难以置信,定睛望去,只见一把飞刀插在地上,黑色刀穗随风飘扬。

    房遗爱见了飞刀,喜道:“妹子——”

    张谦也向飞刀射来的方向看去,却让他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人竟从三楼跃下,凌空滑行,缓缓落在地上。

    来人正是房遗玉,她见二兄遇险,忙取出随身携带的飞刀,将张谦的梅花镖击落。

    她居高临下,看的清楚,心知若不将那暗器高手击败,此战伍元几人难取胜利,故而她也随着飞刀,纵身跃下。

    房遗玉如今的轻功已是不俗,由这三楼跳下,已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只见她如树叶一般飘落,不出一丝声响。

    唐太宗在与房遗玉初次相遇之际,曾见她在香楼四层跃下,今日不过三层而已,也不在意,可旁人却是看傻了眼,惊叫连连,就差没将房遗玉当作仙子来拜了。

    张谦双目瞪着房遗玉,眸中露着丝丝忌惮,身为暗器高手,他清楚房遗玉先前那招是多么的骇人,他在江湖上也有个雅号,人称张快手,只因他飞镖迅捷,才得此号,可今日房遗玉后发制人,以飞刀击落了他的梅花镖,这又是何等功力?

    房遗玉缓缓向前走去,在二兄面前站定,她还是头一回遇上暗器高手,故而有心一较长短,看看是她的飞刀厉害,还是张谦的梅花镖更胜一筹。

    张谦领会其意,心中愈发忌惮,若非艺高权大,房遗玉又怎敢如此?

    不敢轻敌,抽出身上飞镖,接连掷出,眨眼之间,密密麻麻的梅花镖前后夹击而来,竟有数十片,笼罩于房遗玉周身上下。

    房遗玉面上尽是怒意,以她的轻功若想闪避这些梅花镖,轻而易举,可二兄现在就在她的身后,她若闪开,二兄马上就会被射成马蜂窝,可若不闪,她又怎地将这些飞镖接下?

    张谦思绪百转,早有定计,房遗玉的暗器功夫是否在他之上,根本不重要,反正他在心里已将房遗玉视为场中最强大的对手,故而直接痛下杀手。

    要知当前局势已是远远超出了张谦的意料,毫无疑问他们是中了圈套,袭击不成,反被埋伏,房遗玉的从而降,更是让他们落入下风,毫无建功机会。

    面对这般情景,张谦难免心生退意,只是房遗玉展露出的轻功,着实有些惊人,纵然他想逃也逃不掉,索性将心一横,顾不得什么任务,只要他自己活着,怎么都好!

    故而张谦改变计划,打算对房遗玉下杀手,只有将房遗玉制住,他才有脱身的可能,然而房遗玉在大唐极富盛名,下会武连夺三个魁首,武功盖世,他又未必胜得了房遗玉,保守起见,张谦选择借用房遗爱那个累赘来拖住房遗玉。

    此时见房遗玉护住房遗爱,正是他最好的出手时机,心一狠,一咬牙,直对房遗玉射出他的绝技,梅花乱舞。

    这招练到极致,能够一同掷出百片梅花镖,封锁敌人周身闪避途径,让人无处可避,无处躲闪,委实厉害的很。

    只是张谦并未练至极处,投掷四十余片已是勉强的很,可尽管如此,此招也不容觑,密布的数十片梅花镖,笼罩着房遗玉周身上下,且速度极快,不是她死就是她二兄亡。

    张谦面露狰狞,他之用心不可谓不毒,房遗玉若是不闪不避,定难逃一死,可若闪避,房遗爱则一命呜呼。

    暗器功夫不比拳脚,拳脚功夫在于勇猛,年富力壮就能乱拳打死老师傅,暗器功夫则在于手法精准,若是怒极而狂,必将失去平和之心,难以发挥真正威力。

    房遗爱是房遗玉的二兄,若二兄因她闪避而亡,她后半辈子自是心绪难宁,无论房遗玉避或不避,结局都是一样。

    房遗玉想到对方那卑鄙用心,实在是怒不可及,可这危机关头,也无暇多想。

    就在梅花镖临身之际,房遗玉脑中灵光一闪,果断解开裤带,将外衫脱下,内劲不断灌入衣上,挥舞而起,于身前形成一面屏障,护住她兄妹二人。(贞观女相)http://www.123xyq.com/read/1/1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