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484章 安定
    之后昭然拉着陆霄问:“要不要现在就把闫阳书叫过来然后问问到底怎么办?”</p>

    陆霄转过头来摸了摸昭然的头发然后说:“这孩子现在的警惕心太强了,你说你要是把闫阳书叫过来,被他以为是和蔺英达一伙儿的事儿可怎么办?想必他小的时候已经和那些什么县令之类的官都看得很多了,也会以为闫阳书就是和他们一伙儿的。”</p>

    昭然想了想点头说:“也是,到时候要是被认成了坏人那就更麻烦了。那就等明天我看他舒服了我在问问吧。”</p>

    到了晚上,那主仆两个现在都没有下来,也不知道是睡到了忘了啊,还是找你们回事儿。</p>

    昭然觉得不能饿到了自己好朋友的儿子,所以还特意叫了尤幺儿。</p>

    “幺儿,你去把这两道菜端到三楼去,给他们两个吃的,可不能一点都不吃啊。”昭然叹口气说,“这两个也太可怜了点,尤其是蔺玞。”</p>

    居然拿的是杀母之仇的仇恨剧本,要知道仇恨剧本那可是最困难的了。</p>

    尤幺儿敲了门进去之后发现蔺玞正躺在床上睡着呢,而柔姑也是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见到了他提上来的食盒也是惊喜的很呢:“多谢昭掌柜送上来的饭,不过这饭钱……”</p>

    她有些不好意思。</p>

    他们现在带的那些首饰之类的实在是不敢当出去,而那些散碎的银票和银子早就被用没了,还被抢走了一点。</p>

    到现在身无分文那可是说的一点都不夸张啊。</p>

    尤幺儿什么都不知道,也有些为难的额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要不等到了我去了楼下的时候帮你问问吧,问完我就上来告诉你。”</p>

    “不用不用。”柔姑连忙摆手,说话都有些急匆匆的——她这一上午那可是累坏了啊,也饿坏了,“等到了明天的时候我自己去问吧,反正也要把食盒还给你们了。</p>

    正说这话呢,屋子里传来了一声呻吟,听着像是蔺玞,柔姑赶紧把尤幺儿给推到了外面去然后说:“我们家少爷醒了,你又什么事儿就等到我有空了再说吧,这个食盒明天再还给你们也是可以的吧?”</p>

    尤幺儿懵懵的被推到了外头然后点了点头说:“自然是可以的。”</p>

    然后门就嗙的一声关上了。</p>

    柔姑把尤幺儿给送走了之后立马就提着食盒进了屋子,脸上带了点笑意:“少爷快看,这昭掌柜给咱们送的吃食可都是容易克化的,你现在肚子还疼吗?若是不疼了就喝点粥吧,别的不说了,这粥必须得喝一点。”</p>

    其实蔺玞是一点东西都不想吃的,但是柔姑坚持,他只好接过了粥说:“肚子没有那么疼了,但是也还是有点难受,我不会喝粥再河道肚子疼了吧。”</p>

    昭然给准备的碗是小碗,也就是巴掌大的碗,想要喝多了那还真是拐不容易的呢。</p>

    柔姑笑了笑说:“放心吧少爷,这些吃不坏你的,你就只喝这一小碗就罢了,肯定多喝不了。”</p>

    说完就把粥给盛上了。</p>

    是简简单单的小米粥,熬出了粥油,那味道闻着就是香甜的味道。</p>

    以前在山庄的时候,蔺玞最不喜欢喝的就是这什么味道都没有的小米皱了,但是此时此和,一碗温温热热的粥碰到了手里,闻着那带着点甜味的气息,他竟然觉得这小米粥无比的好和了。</p>

    一点点慢慢的把粥喝掉,之后就是昏昏欲睡的舒适,好像之前困扰自己的那些难过的情绪好身体上的不舒服全都姚晓云散了一样。</p>

    把空碗递给了柔姑,说了句:“再来一碗。”</p>

    要是放在平时,他能说出再来一碗这句话,柔姑都能开心的掉了眼泪,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他是个病人,可不能多吃的。</p>

    柔姑摇头拒绝了她的要求之后说:“不行,你现在还病着呢,等到了明天的时候你想喝多少就喝多少。我看你也困了,还是接着睡觉吧,我把这些吃完了就收拾了。”</p>

    蔺玞虽然有点生气,但是却觉得无可奈何,最后还是点头说:“行吧,那我就先睡了。”</p>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睡意来的这么快,睡得也这么香——自从跑出来之后,再也没有睡过这么香的觉了,每次不是突然惊醒就是睡得不安稳。</p>

    这也是他每天都吃不下去烦的原因之一。</p>

    早晨,他十分期待的洗了漱之后就坐在床上等着柔姑给把饭带回来。</p>

    可是等到她把饭拿回来的时候,蔺玞就失望了:“怎么没有小米粥?”</p>

    “这大米粥和小米粥一样都是养胃的,喝吧少爷,我看这温度也不是很烫了,这些东西也都可以吃,都是少盐少油的东西。”柔姑指着那几样小才说。</p>

    “可是我想和小米粥啊。”</p>

    柔姑都有点为难:“若是些菜还好说,让他们重新做就是了,但是据说他们每天都这粥都是固定的,就只做这一种粥,你若是想和的话就得等到了明天,要不就咱们借了他们的锅自己做好了。”</p>

    一听说还要自己做,蔺玞吗上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他是知道这一路上比起自己,更加不安心的还数柔姑了,她不光要操心这路上的安全问题,还要操心这方方面面的些小事,一些细节,这就很让人头疼了。</p>

    这段日子收的不光是蔺玞,就连柔姑也离瘦脱了相不远了。</p>

    到了中午的时候,柔姑拎着饭盒下去换饭盒顺便拿了新的才上楼。</p>

    正好看见昭然那边也不忙,她就上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昭掌柜,敢问我们主仆两个这两天一共花了多少银子?”</p>

    昭然看了眼柔姑之后说:“什么银子不银子的,之前在庄子里的时候仰仗着荷夫人的照顾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这时候正是我报答她的时候——当然了,也是我没有办法在别的地方报答。”</p>

    柔姑表情轻松了很多,说:“昭掌柜我和少爷出来的时候也带了些散碎的银子和银票的,但是出来了这么久,东西也都花的差不多了,更有一次,那是直接就把我们的银票都给偷走了,若不输还有些碎银子,我们能不能走到这里的都不知道呢。”</p>

    </p>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