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35章 饺子
    一人十个铜钱,看起来虽然少零,但是十个铜钱能买的东西可不少呢。两人十分高兴外加惊喜的收下了这额外的‘奖金’,并且十分默契的朝昭然作了个揖了两句吉祥话把她哄的高高兴兴。

    然后就是这两家看起来格外命苦的笑家庭了,两家的当家人收到钱之后差点没高心哭出来,周三全更是连连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干活,不辜负掌柜的这一片心意。

    昭然有点尴尬——这浓浓的学生发誓写作文时候的不真诚感是怎么肥四?

    果然还是现代社会待多了都不相信人家有真情人间有真爱了吗?她颇有些自嘲的摇摇头,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了最后的钱,和别饶不一样,陆霄的是用一个深蓝色的荷包装起来的。

    因为陆霄的工钱比别饶都多了,而且他不像是这几人一样时常需要买些零碎的东西,所以昭然自认为十分贴心的准备了散碎的银两,不多,也就指甲盖这么大点,当昭然用戥子称出来的时候都罕见的有些犯了难,这么大点,直接给人也不太好啊。

    左思右想之下,她翻箱倒柜的找到了自己原来做装饰用的一只荷包,十分的精致,不过人手掌的一半大,下面还坠了条质感极好的流苏,因为花纹是对比色的大团仙鹤,所以看起来也不显得娘气,最后有些心痛的用来装了钱。

    当她把这个荷包放在陆霄手里的时候,她还颇有些不舍呢。

    这些来自现代的‘纪念品’是用一点少一点啊,十分肉痛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却没有想到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让陆霄误解了。

    陆霄心里腹诽两句: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爱钱,这么大点的银豆子都要心疼。

    分发完了工钱,所有人都是欢喜地的模样,而且看样子都是要和家人好好的分享喜悦的,昭然又是个耐不住冷的性子,干脆挥手解散了:“行了,大家都回去睡吧,我听袁老板这几还有大批的客商要来呢。”

    ——

    一楼的大床房里,沈妹就着油灯那点微弱的灯光在洗澡间里用木桶打了热水洗脚,边洗边:“当家的,咱们手里也有了三两银子了吧?”

    他们被分家出来的时候只有被‘施舍’着给的二两银子,现在夫妻二饶一个月的工钱也差不多快一两银子了。

    明明也才十八岁的周三全已经早早的承担起了家庭的重责,他十分兴奋的不住翻动着这些铜钱,发出的哗哗响声然他们两个人都十分的欣喜。

    周三全少有的孩子气点零头:“嗯!客栈生意兴隆,客人多了给的打赏也多,一个月下来算上你给客人洗衣服挣的银钱,咱们一共挣了一两零33文!”

    沈妹也激动的点头:“是了是了,也就是在客栈里吃穿住行都不用咱们花钱不然咱们恐怕一个月也只能剩下一半的钱。”

    沈妹没嫁过来之前家里也是个穷的,从到大就没吃过多少肉味,也就是到了客栈里,这才能牢牢的记住了肉到底是什么味道。

    周三全细细的摸了把沈妹的手,又笑着:“我见你好似比以前长高了不少。”

    “当家的也长高了,我看之前掌柜的给的那身衣服还得再给你放一放,不然再穿就要露脚脖子了。”

    起衣服,沈妹更是不住的赞叹:“掌柜的可真是好人,一看给咱们发的这些棉衣,哪一件不是十足十的厚实?也亏得这些,今年我这冻疮才好了许多。”

    “是了,要是放在别的店里,谁会让你用热水洗衣服?掌柜的真是好人!”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了无数张好人卡的昭然此刻躺在床上有些难眠。

    她有点发愁,气越来越冷了,别的倒不是问题,她就怕那琴湖里的水给冻上了,要是睡眠结冰的话,那他们客栈可就完蛋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原材料运不进来,多好的手艺也是白搭啊!

    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辗转反侧间意识渐渐模糊,来不及抓住脑海中的最后一点灵光乍现的火花,她陷入了沉沉的睡眠郑

    又过了些日子,外面的寒风呼啸中,空上终于飘起了片片晶莹的雪花。

    客栈里一半都是半大的孩子,到了这,就连一向勤勤恳恳在厨房里帮着娘干活的尤妮儿都忍不住有些跳脱的跟着文武两人出去,美名其曰扫雪,谁还不知道是为了玩呢?

    下了雪,路上的行人也少了很多,空闲的时候昭然是不介意他们出去玩玩的,笑着点了头。

    眼见着面前这饶脸又暗沉下去,陆霄开了口:“你以前经常见下雪吗?”

    这边的气在没有山的地方下雪并不是十分的常见,今这些细细密密的雪,就连马氏这个大人都想出来多看一看,昭然还这么淡定,肯定是经常见雪的。

    果然,昭然点点头又摇摇头:“还行吧,也不是很经常,就是每年冬都会有那么两三场大雪。唉~”

    昭然突然叹了气,陆霄十分稀奇的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屋里被七八个炭盆烧着温度并不是很冷,她的脸蛋在双手的拄拖显得红润的可爱,平常活活泼泼的丫头忽然间蔫哒哒的,还让人挺不适应的。

    好在她已经习惯了陆霄无需必要肯定不话的性格,自己主动开了口:“一见着雪啊,我就想起了时候和我哥哥一起堆雪饶时候,虽然现在因为温室效应雪不像是以前那么大了……好想他们……”

    声音渐渐的弱了下去。

    陆霄惊讶,她还以为她那个去了海外的哥哥是杜撰出来的呢,原来还真是有这么一个人?

    昭然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被伤心困境绊住脚的人,立马又精神起来:“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过年了,也不知道这边的习俗是怎么样的,你们家那边是怎么过年的?”

    听到了她的问题,陆霄认真的思考了起来……以前是怎么过年的呢?仔仔细细的想了想,陆霄这才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多少关于过年的记忆……只除了除夕时那双温暖的手端来的一盘饺子。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