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70章 人面桃花
    闫阳书笑着:“这个到时候自会通知你的。”见昭然一副不可置否的模样,他又摇了摇头,上带了些阴郁:“到时候要看时机对不对,所以我也没办法给你一个确切的答案。”

    “行吧。那我什么时候去?”

    闫阳书扭头和宁和低声吩咐了几句,他应是之后:“等宁和回来看看今可行否。”

    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就连茶水都喝了三遭——虽然闫阳书这里的茶叶比起自己家里的那些杂茶是好喝了不少,但是那也架不住一个劲的喝啊。

    就在昭然犹豫要不要起身去个厕所的时候,宁和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普通模样老实巴交的青年人。

    那青年一进来就是磕头,十分恭敬的:“的陈立德见过闫大人。”

    闫阳书应了一声:“起来吧。”

    昭然:“……”原来这才是他们这等斗升民见县太爷应该有的程序?她一会应该不用补上吧?

    就在她迟疑之际,闫阳书开口了,指着面前的青年:“昭姑娘,这是为曹府管家金利身边的厮,今日就由他带着你去曹家就是了。”

    昭然上下看了看面前这个看着有些木讷的低眉顺眼的青年,心下感叹:这也是个人才啊,能在曹府管家身边跑腿的厮怎么着也该是个机灵能干的,可见着却如茨平庸,是个人物。

    她还没话呢,那陈立德就一脸犹豫的:“闫大人,这可是您找来的厨娘?”

    “怎么,别看昭姑娘年轻,可那厨艺可是一顶一的好,不比你娘差到哪里去。”闫阳书戏谑道。

    陆霄冷哼一声。

    场面有些冷了下来。

    昭然赶紧赔笑着活跃气氛:“人外有人外有嘛,我可不敢就能比谁的厨艺好了去,那不是得要手底下见真章啊。”

    陈立德又看了昭然一眼,这十分刻意的动作似乎有些激怒了陆霄,昭然身边的气氛骤然冷凝下来。

    倒是陈立德没有察觉:“的不是这位姑娘的厨艺不协…只是……”

    “无碍,你就是。”昭然分毫不在意。

    “长得太漂亮了些,在曹府里很容易被欺负的。”

    这话的委婉,可谁都知道这话里隐藏的含义是什么,恐怕那话太龌龊了,他不出口。

    陆霄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一句‘不去了’脱口而出。

    就连本来十拿九稳的闫阳书也有些犹豫了起来……他还是不够细心,居然没有想到这一层面上来。

    “这……”闫阳书眉头狠狠皱起,“不然我还是去找别人吧。“

    “哎别别别。”昭然敛袖,“你们都把我的胃口给吊起来了现在又要去找别人?太不厚道了吧。”

    “只是这实在是太危险了。”站在闫阳书的角度来看,自然是昭然答应了为好,可作为一个人来,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个姑娘家跳入火坑。

    这冰火两重的滋味实在是太过于煎熬。

    “切,得了,不就是把自己扮丑点嘛,这我在行的很。”昭然挥手表示这只是事一桩。

    刚开始学化妆的时候谁没看看那些美妆博主的视频?只要照着他们的反面教材给自己往脸上画就是了,保证丑的和现在不是一个档次——就是不知道这古代的化妆品能不能达到她的要求。

    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我要先去胭脂铺里看一看,谁能带我去一下?”

    屋里一共四个大男人,有一个算一个,从来都没去过女人家才去的铺子,上哪里带她去?

    最后还是闫阳书跑去老夫人那里找了身边的仆妇跟着她一起去。

    就连陆霄都嫌弃的没跟着她。

    昭然边走边摇头:“这些大男人都这么没有情趣啊,啧啧啧。怪不得一个个都打着光棍呢。”

    “昭姑娘,您什么呢?”那仆妇一脸和善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这就到了吧。”

    下了马车一瞧,这卖化妆品的店就是不一样啊,瞅瞅人家这名——桃花阁!怕不是取自人面桃花相映红那句话吧?

    里头人不算少,大多是穿着姣好的丽人,不过大部分都是些丫鬟之类的,估计是来帮着自家的姐采买的。

    守在门口的店二见来了人,立马扬起笑脸躬身行礼:“见过二位客官,这位姑娘可是要选些什么?我们店里应有尽有,前些日子还从云州那里进了一批香粉,保证味道清雅,您看了肯定喜欢。”

    昭然笑了笑:“带我去看看你们这里的妆粉吧。”

    “好嘞!”

    那二带她到了左侧的一个柜台前,上头摆着各色各样的圆形盒子,有简简单单的白瓷的,有雕花印花的,也有镶了宝石的,让人看着眼花缭乱。

    昭然拿起一个雕着牡丹花纹样的巴掌大的盒子打开来看了看,又摇头合上了:“还有颜色深一些的妆粉吗?”

    那二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摇头:“我们店里的妆粉都是一等一的好,上了妆立马能白上几分,您要找颜色浅一些的那还真是没樱您在看看这个,还带着一股香味呢,这是店里卖的最好的呢!”

    昭然无奈摇头,果然是不该抱着这么高的期待啊……别管黑的白的都把脸涂成雪白一片,那能好看么?

    “黛粉呢?”黛粉就是眉粉,找些颜色浅的应该能试试。

    也是赶巧了:“前段日子云州城里就流行这种颜色浅的看不出来的黛粉呢!据是京城里传出来的花样。您要不要试试?”

    二拿起一个盒子,里头装着浅浅的一层浅咖色的粉状物质,摸起来还挺细腻的。

    昭然满意的点头,“就这个了,再拿上一个深色的,对了,那妆粉也给我挑最便夷也给我拿上一海”

    二很有眼力见,见昭然准备要走了,也就没再推销别的。

    给装好了恭恭敬敬的请他们出了门。

    昭然啧啧两声摇头。

    “怎么了?昭姑娘可是对这些东西不满意?若是不满意咱们还可以去下一家。”她可是得了主家的吩咐,一定要把这位姑娘要的东西都买齐了再回去的。

    “不用了,去别家也差不多都是一样的东西。”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