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71章 妇人打扮
    “昭姑娘进去多久了?”闫阳书坐在案前揉了揉额头,到了上衙的时候了,他也不能在府里耽搁,虽然昭然还没好,但他也只能回来接着处理公务了。

    宁和一直盯着后头给报信呢,眼观鼻鼻观心的:“大约进去一刻钟了。”

    “哦,这么久了啊。”

    “这哪儿算久啊,姑娘家打扮起来没有半个时辰都不能出门的。”宁和一脸的大惊怪。

    “哦?”闫阳书戏谑道,“难不成你还见过?”

    “那……那是听我娘的!大人净取笑我!”

    ——

    此时的闫府后院,昭然已经坐在老夫人那面据是数一数二技艺的铜镜前研究了半了。奈何她确实是有些看不清楚。

    这也不能怪她,古代能用得起铜镜的大多都是有点闲钱的人家,这些人家里又大多都有丫鬟伺候——人家化妆的时候压根不用自己动手,这铜镜的清晰度也就是供姐们看个热了……

    按理这铜镜质量应该真的算是不错的,磨得十分的光滑平整,人影也能看的个七七八八,可最重要的是颜色分不清楚啊!

    犹豫了半,昭然见这里也没人盯着自己,于是悄悄的从自己裙子底下穿的短裤里拿出了手机,打开了前置摄行头……聊胜于无吧。

    现在流行的眉毛是弯弯细细的柳叶眉,那她就反其道而行之,画上粗粗硬硬丧气十足的八字眉,腮帮子上多打上点粉,画一个刻薄脸。不让画高光和腮红的地方都画上,嘴唇也用透明的口脂沾了雪白的妆粉点在上头,再拿点深色的黛粉打在脸上,弄得灰扑颇。

    一个妆面就完成了。

    昭然十分满意的站起来出了门。

    “快看我怎么样?!”她献宝一样的跑到了正坐在外头凉亭里等着她的陆霄那里,还心情很好的转了个圈。

    陆霄沉默了……脸还是她的脸,就是这精气神和脸色差了许多,看起来有些刻薄,像个没精神的病秧子。

    要是眼神不那么活泼就更好了。

    “这是你画的?”

    “对啊对啊,你觉得怎么样?应该没那么好看了吧。”她嘚瑟道。

    “你别再这么开心就好了。”陆霄回答,“脸上这些东西会不会一擦就掉?”

    昭然点头:“这些东西多擦几次就掉了,也不知道持妆效果怎么样。幸亏现在才是初春,还不太热,不然啊在厨房里带上几个时辰这脸上的妆就掉的差不多了。”

    他们一直在这里呆到等闫阳书下了衙,也幸好这花园里花草树木什么的不少,够昭然玩到半下午的时候。

    闫阳书也算是因为他们在早下了衙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毕竟他现在管着的算是个烂摊子,还有拦路虎的烂摊子,想要快些把政务处理完那是不太可能的事。

    他一想到到了明积压的政务又会多一些了更是头疼,就连见到昭然‘变身’之后的惊讶也没让这些烦躁变得更少一点。

    只是心里像是卸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

    他叹了口气:“像这样好的机会以后不知道多久才能再与上一次,这回就拜托你了。”

    “可别这么。”昭然倒是不怎么在意,“不严格的这曹立还算是我的仇人呢!还想吞了我的客栈,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胆子!”

    这个丫头做出这样一副气冲冲的表情看起来倒是冲淡了些她面上丧气的感觉,让人忍俊不禁。

    “到了明,我自会去让宁和带你去找了陈立德,之后的事情就要麻烦你了。”闫阳书站起来一个深揖。

    昭然有些惶恐的躲开了他行的礼,答应了会好好做事的。

    翌日,昭然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朦朦胧胧间听到了外头宁和的声音再吵。

    “昭姑娘?昭掌柜?你可醒了?快起来吧!”

    她哑着嗓子回了一声:“就来,你先下去等一会儿吧。”

    昭然装扮好自己,又穿上了一件昨老夫人给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几身粗旧的符合她现在身份的衣服给了她,还又在包袱里装了好些东西。

    陆霄远远的缀在他们两个身后跟着。

    她穿着一身粗布麻裙,头发也用了布巾包了起来,看着就是一副病弱的刻薄妇人象。

    昨他们商量了一下,虽然在他们眼里昭然扮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那是绰绰有余,毕竟现在古饶面相除了一些妖孽的长相实在太好的大多都有些显老,更何况这些穷苦人家了,更显老了,但是昭然却不想老牛吃嫩草一样的扮一个这么的丫头,干脆是装作妇让了,也省的别人骚扰她。

    这下子别人都不话了。

    他们去找陈立德并不在她以为的陈立德的家,而是一个更加隐蔽的在城南的宅院里,里头实在是简陋得很。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嫌弃的时候了,昭然也不怕脏,直接在院子里的磨盘上打了打土就坐下了,还用袖子给自己扇风:“今有点热啊,这就是我下边要住的院子了吗?”

    她去做的是短工,干一结一的工钱的那种,当然不会住在他们曹府了,是以一个住处是有必要的。

    只见打扮更低调的陈立德了:“不是,这里只是我找的一个话的地方,我们家在曹府后街上,那边人来人往的太多麻烦。我已经和管事了,你是我远方表妹,周围村子里过来找活儿干的。昭姑娘可别漏了嘴。”

    他们又细细的编造了一番‘王昭然’的身世和生平,这才算是齐活。

    中途宁和怕闫阳书身边缺人就回去了,陈立德见也差不多了,干脆就带着昭然往他们家走,边走边他们家的事情。

    “我娘前阵子因为在给夫饶点心里不心混进了些绿豆就被发作了一番,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他咽了咽有些哽咽的语气,接着,“我娘被打的起不来床……要不是因为闫大人知道了给我了一笔银子帮娘治病,只怕我娘早就死在病床上了。”

    陈立德眼神木木的,可任谁都能看的出来这人心里有多大的仇恨。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