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152章
    昭然咬牙把这几道菜吃的差不多了,结果越是越是觉得这个味道熟悉,但是就是不知道这些菜里多出来的那一个味道到底是什么。

    一顿饭吃饭,他们的银子也没有了,泄了口气之后昭然同旁边坐着正在吃饭的一个富商模样的人攀谈起来:“这位大哥不知道在这客栈里吃了多久的东西了?这些菜可真是好吃啊。”

    这位大哥也是个老饕,自己喜欢吃的菜也被别人认可也是应开心的一件事,放下了饭碗就通昭然聊了起来:“我从这边吃了有两个月了,自打第一回吃了之后就回回来这里吃,也不知道吃过几次了,只是我再去别的家客栈吃的时候总觉得缺零什么一样,可具体缺什么也倒是不知道。”

    完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摇了摇头。

    昭然心里有零底儿:“那大哥你吃完了之后过一段时间不吃的话会不会特别想来吃,吃完之后还会变得开心一点点?”

    “你要是这么的话,还真是这么回事,我就是吃完了之后过上十半个月的要是不吃啊,那就浑身难受,一开始的时候隔上个半个月还行,但是最近这段时间我恨不得是每都来这边吃饭。真是好吃,真是好吃。”

    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都有点涣散聊样子。

    见这人也不能接着话下去了。昭然拽着陆霄走了,沿途还看见了很多埋头吃饭的人,那可真是埋头吃饭啊,别提有几个人一起来的了,基本上全都是在埋着头猛吃,互相之间也没有交流。

    奇怪。

    但是想到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她觉得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倒也不算是很奇怪了。

    外头的雨彻底的停了,能看到不停的有人在往酒楼这边走的,急匆匆的看上去像是有什么急事儿一样。

    但是最后他们的地点都是一样的——春满园。

    过了一条街,昭然有点好奇一路上都保持着相当安静态度的陆霄是怎么看的:“你觉得这家客栈的菜怎么样?”

    陆霄的回答十分的中肯:“味道还算是不错,但是比不上咱们客栈的。”

    昭然十分自信的掐腰:“确实是,在我的心里,咱们客栈的饭菜是最好吃的了……但是现在我也都有点搞不懂啊,明明一样的味道里他们要价高,或者搞的离谱,但是为什么他们不来咱们这个物美价廉的客栈反而来这里呢?”

    陆霄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下完雨的城市里空荡荡也湿漉漉的,因为这边的空气实在是太湿润了,又因为她心里装着事儿,在床上翻来覆去半的情况下等到了星子漫万俱寂的时候才算是沉沉的睡了。

    第二早上起来不免成了个乌眼青,黑眼圈很重,而且眼睛还很酸涩。

    她使劲儿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醒了之后这才穿衣服起床。

    空气里都带着一股湿漉漉的泥土味道,很清香,闻着心情也好了很多。

    昭然去隔壁敲了敲门,发现里面的人早就已经起床了,陆霄穿着整齐的给昭然开了门:“你什么时候醒的?”

    陆霄打眼一看就知道昭然昨晚上肯定没有睡好,也没问是怎么回事,只是侧了侧身子让昭然进来,顺便隔绝了别的地方的探究的视线。

    这间房和自己的房间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昭然一进门就十分沮丧的趴在了桌子上。

    陆霄赶紧上前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她:“怎么了?要是没察觉出来又什么不一样的,那就今再去吃一顿好了。”

    起昨那顿饭赖昭然就觉得心疼的很,她做出西子捧心的动作:“我好心疼昨我的银子啊!花了五两银子就吃了这么几个菜,真是太坑了!”

    陆霄嘴角带着丝丝微笑,放下昭然的手之后转身从自己的包袱皮里头掏出来一个颜色用料都很眼熟的荷包。

    然后下一刻,那个鼓鼓囊囊的红包就被塞在了昭然的手里:“不是没带够钱?正好我把银子都拿过来了,咱们今再去吃一次?”

    昭然连连摇头:“其实我已经基本上知道了这家店是怎么回事了,用不着你浪费自己的银子。”

    陆霄没有想到昭然真的有了什么发现,赶紧问:“什么发现?你确定吗?”

    昭然沉着脸:“那东西像是罂粟壳,但又不完全是那个东西,真是毒性更强!”

    “有毒、!”陆霄露出一个很滑稽的表情,大概也没有想到这里还能有这样的东西。

    “我记得咱们这边种那个毒药的人没几个,也不知道这边的气候适不适合中这个东西,回去还得问问十三。”

    “那你打算怎么办?”陆霄对这个而到时很感兴趣。

    昭然耸肩:“还能怎么办?告状呗。”

    既然是要告状,那当然还是得考虑到人家知州会不会管呢。

    管是肯定不会管的,就昭然的这个身份连解除知州的可能性都没有,也就只能在衙门外头晃悠晃悠,可是这晃悠晃悠还没准要被赶走呢。

    所以她打算告到大城县县令闫阳书那里去的。

    从他能把曹立那件事从头到尾都解决的那么好的人能力肯定是不差的,但是后台也肯定要有的,不然恐怕也没可能在这条路上走那么远。

    就是不知道闫阳书愿不愿意掺和进这个眼见着就很复杂的事情里面。

    怀揣着价值三两的银子大打包回来的菜,昭然觉得自己都有点腰疼。

    她有点后悔了——花了三两银子买了一道菜,太奢侈了。

    他们是在残阳如血的时候下了马,缓缓的步行到客栈门口,见她进了门,陆霄牵着踏雪要上后远去:“你先进去吧,我先去给马儿喂食去。

    昭然点弹头:“那我就陷进去了啊”

    昭然第一时间就是把那菜从背篓里拿出来。

    这还是她头一回呢。

    几个孩子立马就围住了这个能买到三两银子的菜,好像要研究出个什么花儿一样。

    不过在确定安全之前,昭然可不想让人随便吃喝。

    真要是吃坏了,自己可担不起这个责任。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