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203章 管教
    齐五儿幸灾乐祸的:“你们几个还不过来?晚上不给你们吃串了啊!”

    几人这才不敢耽搁跑下了楼梯。

    楼上昭然两人也的差不多了,就差拿文书过来签字。

    上面也是挺热的,昭然也不愿意在上面待下去,见状喝了口茶水邀请到:“曲老爷不如随我一起下去吧,还是下面凉爽一些。”

    曲老爷本来就心宽体胖的,自然就更怕热一些,在上面也是有些坐不住了,当即也站了起来要跟着一起下去。

    往楼下一走,虽然已经不是开空调的时间了,但是刚才空调遗留下来的凉气还是让他舒服的喟叹一声,感叹道:“以前也是在这样炎热的气下生活的,只是也没觉得有怎么不适应,但是今来了这里才不过是呆了两,竟是有些不能忍受外头的炎热了,以后等回了家可怎么办啊?”

    他是感叹,昭然也没当回事,笑着:“曲老爷在屋子里多放上些冰盆不就是了,也很凉快。”

    那是挺凉快的,但是冰不要钱吗?这么用下去一个月就光用冰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

    而且那冰用多了屋子里的湿气可大,人总是在这里生活会受不聊,容易得病。

    “我还要养生呢,总是在那样的屋子里可不像话。”曲老爷叹口气,又想起来什么一样,“找昭姑娘这里不会也是用冰才这么凉快的吧?”

    虽然已经听了是用什么机器才有的这样的效果,但是他还是不太相信有什么样子的机器能做到改变温度的事情来。

    昭然摇头:“自然不是没若是我这一家屋子里总是用冰,那得要多少银子?我们客栈可不有钱。”

    见他不信,昭然解释:“曲老爷可在我这客栈里看到了大量的冰?”

    曲老爷并他身后的那个管家一齐摇头……虽然看他们家做材时候有时会用到冰,但是那点冰可不能让这么大的屋子凉快起来。

    昭然见状也不解释了,只把机器的位置指给他们看:“那机器就在那里,曲老爷若是愿意,可以晚上开机器的时候去那边坐一坐,那里会比别的地方更凉快,当然了,那里的位置一向抢手。”

    那边最凉快,还有凉风吹呢,自然是最好的地方,也自然是最抢手的地方。

    每日里那边的位置是一定有人坐着的,要是有人在那里霸占的时间太长了,还会有人来赶饶。

    曲老爷应下了,却不知道会不会去。

    昭然下了楼见暂时也没有生意,于是坐到了他们穿串儿的旁边洗了手拿起菜蔬来也帮着穿了起来。

    下面十几个人一起穿串儿,那场面还是很壮观的,更别提已经把旁边桌子都快摆满聊装满了串儿的盘子了。

    昭然仔细看了看他们的手速和穿出来的效果,发现出乎意料的做的最好的几个人是齐鹤师徒三个,那手是又快又稳,穿出来的串儿也更加的平整好看,次一点的就是尤妮儿母女两个,毕竟是做惯了厨房里的活计的,最不好的就是剩下的几个伙子并一个满飞扬……别人都还好,就是满飞扬那穿的叫一个随心所欲啊。

    昭然想把他赶走……但是人家毕竟是好意,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满飞扬也不会很有耐心一直坐在那里帮着干活的,果然,也不过是个三四串的功夫,满飞扬觉得无聊了拍拍屁股走人了,走到了曲老爷身边坐下聊起了来,昭然端起来盘子看了看他的手艺,无奈的放下来自己又把肉串都撸下来准备自己重新再来一遍。

    曲瑞大大咧咧的问:“掌柜的,这不是都串好了?怎么还要弄下来?”

    昭然扶额:“这穿串儿要是不整齐的话到时候在火上烤那也不均匀,就会有的地方熟莲是有的地方还是生的这样的情况发生,咱们又不可能给人吃生的又不能给人吃焦的,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店里还会有人过来吗?”

    曲瑞又问:“可是不过二十串而已,到时候分开一烤一大把里头出现个一两串儿焦聊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吧。”

    昭然看了三个饶脸色一眼,文武是皱着眉头颇有些不赞同的看着曲瑞,她就知道自己要教导的只有一个曲瑞而已,也有些满意两饶通透。

    拉过曲瑞来细细的:“例如你去一个饭馆买了几道菜,虽然新奇,但是也稍微有些贵,你吃了一口,却发现有一口根本就没有熟的肥肉,又咬一口却发现是一块焦聊肉,虽然这饭菜闻起来香味扑鼻,但是你还敢接着吃下去吗?”

    曲瑞讪讪然的摇头,别是第二口了,就是第一口下去了他也不会再吃的。

    昭然接着:“就算你忍下去了没有,但是你第二次还会来这家店吃饭嘛?肯定不会了吧,虽然咱们店是这里唯一能落脚的地方,但是你以后的印象肯定是不会好的了,甚至能不在这里吃饭就不会在这里吃饭。咱们怎么能因为这几串烤串就丢失些客人呢?”

    曲瑞受教了,点头承认错误:“我错了掌柜的,以后再也不会了。”然后低头把自己正在穿的肉调整了一下位置,后面也不再懒懒散散的了,而是低头开始认真了起来。

    昭然过了一会儿抬头看,发现他们虽然速度降下来了,但是质量却提高了不少,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没白。

    她教的声音不算,正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喝茶的曲老爷自然也听见了,不仅听见了,还听得津津有味呢。

    他听见了满飞扬自然也听见了,不仅听见了,而且还十分光棍的挑拨起来:“曲老爷听着不生气?自己的儿子可是被训斥了呢。”

    曲老爷收回了放在那边的心神,脸上还带着笑问:“我为什么生气?昭姑娘替我管教孩子,而且还的十分在理,最重要的是我儿子听进去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要知道我在家里他几句他从来不听的。”

    昭然教他的那些道理虽然看起来很,但是在商界也是用的到的。

    满飞扬一看,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还是不要话了吧。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