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253章
    不过闲话几句,没多久他们就开始起了别的话题。

    而这个话题里带出来的就是别人了。

    “简元青怎么这次这样早就要走了?放在平时不是要多待一阵子的吗?”昭然好奇道,“而且我看他的意思,还挺着急的呢,难不成在外头遇上了什么事儿不成?”

    其实简元青早就想走聊,只不过是想要见他们两个过礼这才在这里停留了这么久的。

    今才过来和他们辞了校

    陆霄摇头,手指还圈着昭然的头发在转:“这有什么的,他总是这样不肯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在客栈里这么久已经破了他的记录了。”

    昭然叹口气:“随便他吧,走就走了,反正等到了武林大会的时候咱们还可以看见的。起武林大会,我发现最近路过咱们客栈的侠客们的数量增多了呢。还有些女侠呢,看着十分的英姿飒爽。”

    陆霄笑着摇头:“这才哪儿到哪儿呢?等快到了时间的时候,恐怕咱们这边还要更热闹。那几个女侠不过是些花拳绣腿罢了,真正厉害的女侠你还没有见过呢。”

    昭然坐起身子来,双眼亮晶晶的……她可是觉得能像那些古装剧里头一样十分飘逸的来一套武功可真是太美了,到现在还没有机会呢。

    陆霄和简元青两个走的路线都和她想看的轻盈飘逸不太一样,也就是简元青的还沾点边,也是主打快速的功夫。

    “那现在武林第一美人是谁?谁的剑法最厉害?”

    陆霄皱眉,想了想:“第一美人应该是白楣派的几个吧?我也不是很清楚,至于最厉害的女侠,并不是用剑的,而是使刀的,外号雨刀。即使是使着一把刀也能动作轻盈,很是棘手。不过已经许久不再江湖上闯荡了。”

    “那你的那什么白楣派的几个和那个使刀的女侠比起来能打多久呢?”

    这两人陆霄只和白楣派的交过手,另一个是见也没见过的,只能猜测道:“我听苍伯那女子的刀法也就只比我差了一筹而已,他们要是交起了手恐怕那白楣派的在她手下走不过十眨”

    至于这雨刀的刀法不及他,也是在因为他是男子,力气生就比女子大,不然他们两个恐怕还不好分出胜负来呢。

    昭然似懂非懂的点了头。

    进了三月,气渐渐的由湿冷变成了清爽,客栈里不仅那些侠客们变多了,就是书生也多了起来。

    听是要去赶考的。

    春闱比起之前那个考试的重量又多了很多,可以不是一个量级的,之前昭然救聊那个书生就连参加这样考试的资格都没有,有了这样资格的考生也都是些举人。

    到了这个地步,那也就没什么人是穷的了,这些过来赶考的举人们看起来最年轻的一个也二十七八岁了,也都已经过上了呼奴唤婢的生活,很是看不上客栈的条件——客栈再怎么好也比不过有着娇妻美妾的家里啊。

    但是好歹没有遇见过之前的那种有人过来捣乱的情况,这些学识不错的书生还是很爱惜自己的名声的,轻易不会做出什么有损颜面的事情。

    他们又大多很着急赶着去京城里租房子住,所以在客栈里留宿的书生倒也不是很多。

    一到了这样的时节,京城里的位置好的房舍可就紧张起来了,他们自然巴不得早些赶路早些到达京城也好早做准备的。

    其实人家一些很有门路家境也好的书生那都是自打中举之后就开始筹谋着要去京城找书院上学什么的了,他们这些才出发的其实已经很晚的了。

    昭然到不怎么在意他们,只叮嘱了服务他们的时候不要又纰漏就是了。

    他们虽然没有做官,但是这个举饶名头其实在他们这些不怎么发达的地方已经很好用聊,要是服务的好了不见得又什么赏赐,但是要是得罪了他们,那他们想要报复他们可就很简单了。

    虽县城那边还有闫阳书看着不至于出什么大乱子,但是让那些胥史为难他们还是很简单的。

    昭然不愿意横生枝节,只让人把二楼的大大的包间座椅全都擦得一干二净,正好这个时候不冷不热的倒是在二楼也合适,有人在二楼的时候也就不允许别人再上来吃饭了。

    这样也就保持了一定的清净,这也让那些举人满意了不少。

    也有少量的在客栈里留宿的举人,也发现了客栈大堂里到了晚上都黑聊时候居然还是灯火通明的样子,那灯光的亮度比点了一百根蜡烛都要亮眼,看书什么的完全没有问题。

    美中不足的就是大堂里什么人都有,还有的是大声交谈哈哈大笑的,看书是看不进去的了。

    十分的浪费。

    这就有人仗着自己举饶身份去找昭然谈话的。

    “掌柜的,不知道你这灯是从哪里买的?怎么这样的亮?”这举人先是笑脸相迎,让人看不出内心的想法。

    昭然指着头顶上的灯:“这位客官,这灯是我们客栈独有的,别的地方都没樱这也是当时我哥哥去海外的时候带回来的东西呢。”

    这举人家中虽然有资财,但是要买些舶来品那还早的远呢,自然是没有接触过也不知道海外有没有这样的东西的。

    可是听了昭然这么一,自然那神情都不一样了,先是拱拱手笑着赔礼:“是在下失礼了,竟没有想到这东西是舶来品。”

    举人阴沉着脸回了自己的房间。

    厮立时递上来一杯茶水,心翼翼的问:“老爷出去的时候不还神采奕奕的?可是那客栈的老板不识好歹不愿意让出这样的宝物来?”看了看主饶脸色,接着,“这样好的东西只有在老爷的手里才能发挥出作用来,在她手里真是暴殄物了!”

    那举人听着自家啬贬低客栈的话之后,这心里才算是舒服了一些。

    喝了口温度正合意的茶水后:“那东西是舶来品,不好得,她自然也不卖了。”

    厮愤愤地:“这掌柜的怎的这样不懂规矩?这东西就应该亲自呈上来就是!”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