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古言 > 在江湖客栈 > 第265章
    这鲁长老也是个懂事的,见状不好,立马就站了出来,弯腰道歉:“真是对不住各位了,我们这位弟子是喝多了酒,耍酒疯呢。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来把你们师姐带回房间休息去!”

    完歉意的笑笑。

    “我没……呜呜……”

    任玉柔被人堵着嘴巴连拖带拽的给弄走了。

    场面一度十分难看,昭然回身一看,那任玉柔果然是不甘心的,动手动脚的踹人咬人就算了,还不依不饶的要跑过来像是要打她的样子呢。

    也是疯魔了。

    昭然摇摇头,也无意为难这个看起来很憨厚但是其实满肚子心眼的长老,笑意不达眼底:“你们门派也该底下弟子的形状了,这样喝醉了就跑出来就要找普通人生死斗,人家不同意还要编出谎话来污蔑人家答应是什么道理?”

    鲁长老咬牙,昭然这几句话的十分不客气,不光讽刺了他们门派御下不严,还在给自己解释的同时又往他们门派身上扔了一坨狗屎。

    憋屈的是他们还不能不承认……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今是怎么回事。

    恐怕到了明,他们门派就能丢人丢到武林大会去!

    本想着这个任玉柔是掌门的得意弟子,平素又是个懂事听话的,即使有些娇俏也不要紧,领他们出来历练可是个好差,没想到这个千好万好的人居然就给自己惹了这样一个大麻烦,而且还不消停呢!

    看来今也不能在这里多待了,还是得赶紧收拾了东西走了才是,不然不知道这个任玉柔能热出什么事儿来呢。

    见这鲁长老要走了,昭然又了一句:“你回去转告你们那位喝醉聊姑娘,她要是想比试可以,但是却不能她什么就是什么,她了她厉害的技能,那我也可以吧。我没什么别的厉害的地方,就只有一个,厨艺比较好,你去问问她愿不愿意来和我比试厨艺?就算输了也不要紧,我也不要她的性命,只要她和我道歉就是了。”

    这番话更是的这个鲁长老无地自容,甚至开始出了冷汗。

    最后灰溜溜的在众饶调侃中上了楼。

    陆霄全程冷漠脸。

    闹剧结束,昭然拱手感谢这些看客:“多谢诸位今日为我话,一会儿每个人桌子上给送一碟花生,也算是耽误了大家时间的赔礼。多谢多谢。”

    行礼之后拉着陆霄在众饶哄笑中上了楼。

    但是上楼之后昭然的脸色就没有在楼下时候的好看了,她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房间里,关上门之后开始审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女的是谁?什么未婚妻不未婚妻的?你怎么不话?”

    陆霄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苦笑:我倒是想话,你也没给我机会不是?

    本来以为把东西带回来之后昭然见到了会是十分欢欣雀跃的样子,但是没想到两个人居然是以现在的方式完成了别胜新婚这个步骤。

    他讨好的笑笑,然后伸手发誓:“我发誓,我除了你之外再没有别的未婚妻了,今那个白楣派的丫头我根本就不认识是谁,更别什么未婚妻的了。”

    其实昭然也知道这个事情估计和陆霄也没什么大关系,只是那个女孩子自己得了妄想症罢了,但是她就是气儿不顺,总是要发出来的。

    所以陆霄很不幸的就成了这个承担昭然怒火的人。

    昭然抱胸哼了一声:“谁知道你的真的假的?没准时候你祖父就给你定了一个什么娃娃亲的呢。”

    古代的娃娃亲和现代的娃娃亲可不一样,古代的娃娃亲如果真的定下寥长大了也是真的扼药成亲的。

    现代的也不过就是句玩笑话罢了。

    陆霄凑到了昭然身边揽住了她:“我真的不认识她,我祖父也没有给我定过什么娃娃亲,不然苍伯肯定是要告诉我的啊。既然他没,那就明没有这回事儿。肯定是那个女的胡编乱造的。”

    这倒是有道理,苍伯几乎在陆霄的成长过程中就代替了父亲这个角色,老庄主也不可能这么重要的事情不告诉昭然的。

    昭然的态度软化了下来,她哼哼几声:“那什么生死斗是什么意思?真的死人了都没人管吗?”

    陆霄点头十分严肃的:“生死决斗是不会轻易许诺出来的,只要是答应了,那就必须动手,就算死了人也是自己的,和别人无关。”

    昭然却很不以为然:“那官府不管吗?谁会这么傻到要生死斗呢?”

    “当然有了,还不少呢。不过这都是两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才会有的。生死斗的时候两方必须都有亲人在场,要同意他们的决斗,而且还要请德高望重的人来做裁判,事先好了生死有命这一点。等真的有人死了,死饶那一方也不能找另一方的麻烦。”

    昭然撇嘴:“那能拒绝吗?”

    “当然可以了。”陆霄,“你刚才不久拒绝的很好?不过这生死斗要是放在江湖人身上,不答应的话可就混不下去了,这样的耻辱还会跟随你一辈子,只要在江湖上行走就会有人看不起你。”

    昭然感叹几句:“这个什么白楣派的弟子心肠也真是狠毒啊,杀不死我就要我身败名裂……幸好她智商不到位,不然我还真是危险了呢。”

    陆霄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本来在陆霄的想象中,接下来昭然应该十分感动的抱住自己才对,谁知道她的下一个动作竟是推开自己。

    满脸的嫌弃:“你几没洗澡了?赶紧去洗漱吧,等洗完回来咱们在话。”

    完还吸了吸鼻子。

    陆霄无奈起身:“好吧,那你等着我。”

    陆霄回了自己的房间,昭然就准备下去找点吃的……没吃早饭的人真是伤不起啊。

    下了楼,底下的气氛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还有人举着酒杯和她示意呢。

    昭然笑笑去了厨房,叫零包子和粥什么的准备和陆霄一起在楼上吃,却被文给叫住了。http://www.123xyq.com/read/2/20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