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玄幻 > 唐土万里 > 第一百五十章沙漠的贼
    om ,最快更新唐土万里最新章节!

    这场婚宴,从下午一直喝到了晚上,沈光也是头回喝得酩酊大醉,毕竟那些老兵们都是来向他敬酒,他总不能回绝,于是这场婚礼上,喝得最多的那个倒是成了他。

    裴大心中感慨不已,今日这婚礼虽然近乎简陋,可是这位沈郎君也是收尽了人心,何止是那些老兵今后愿意为他效死命,那些汉儿和龟兹良家子并那些铁勒奴哪个不都是如此。

    这人生在世,求得不就是个盼头吗!

    喝下杯中酒,看着四周那些笑得开心的老兵,裴大忽然觉得有股冲动涌上心头,他想回长安去瞧一瞧。

    翌日清晨,当沈光醒过来时,头还有些疼,白阿俏连忙叫人端了解酒汤进来。

    喝过解酒汤,沈光又吃了些东西,人才舒服了许多,这时候自有牙兵禀报,说是裴大求见。

    “大郎寻我何事?”

    “郎君,某想随郎君回趟长安,看看家人可安好!”

    “那好啊,大郎且去准备行囊,待会儿便和咱们一道走。”

    虽说有些奇怪裴大怎么又改了主意,可沈光自不会询问缘由,在他看来裴大愿意和他去长安也是好事,毕竟裴大再怎么说也肯定比他熟悉长安城里的情况。

    “多谢郎君。”

    “沈郎,要不明日再走吧,你昨日喝了那么多酒。”

    “无妨,某如今已经好多了,咱们不能再耽搁了。”

    沈光拍了拍白阿俏的手,知道她是心疼自己的身体,不过他已经没事了,反正骑在骆驼上也是能睡觉的。

    半个时辰后,沈光一行出了城主府,除了牙兵们以外,一百龟兹良家子和汉儿也都是各携马匹整装待发,此外另外五十名尚处于盛年的老军也都到齐了。

    “郎君。”

    “出发吧!”

    爬上白骆驼的沈光,靠在鞍上后,随着他开口,队伍便朝着城门处而去,队伍里史亚男颇为复杂地看着沈光的背影,昨日的婚宴,她也是开了眼界,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沈郎君竟是如此的放浪形骸,无视礼法。

    像是为那些老兵和寡妇们主婚,这要是传到关内去,怕是要被人笑话死吧!哪有像他这般,毫不爱惜羽毛名声的!

    出城以后,队伍自是快了起来,沿着官道一路疾走。

    几日后,队伍便远离了有沿途都有驿站的官道,而是直接走了条近道,穿越沙漠后直达高昌故地。

    秋天的安西,是一年中最美丽的时候,因为气候的缘故,哪怕是行走在沙漠中,沿途仍旧不时有零星点缀的绿洲和草甸。

    当然在这样的一片沙漠里,自然少不了强盗和马贼,只不过焉耆是四镇之一,这片从尉犁到高昌的沙漠并不算长,再加上大多数商队仍旧会选择走官道,所以这儿的盗贼都是几十人的小股队伍。

    白骆驼的背上,沈光看着远处沙海边缘,时而出现的马队影子,取了水囊喝了几口后道,“王旅帅。”

    “郎君。”

    老兵里领头的名唤王犇,解甲归田前曾当到过旅帅,是个身材高大的四旬老汉,为人沉稳。

    “那些鼠辈跟在咱们身后有两天了,看看能不能抓条舌头回来问问?”

    沈光他们进入这片沙漠已有两日,尾随的盗贼不下三四伙,最多的那伙足有六七十人,可到最后没有一伙儿贸然动手的。

    “喏。”

    王旅帅自是领命而去,他在安西十多年,自然清楚那些贼匪的习性,遇到他们这等不好啃的队伍,那些盗贼说不准会联手,最多两天他们便能走出这片沙漠,这些盗贼要动手的话,也就这两天了。

    沙漠里的天空碧蓝如洗,不见云朵,哪怕有厚实的布幔遮阳,可是骑在骆驼背上,白阿俏都觉得整个人发烫,只不过她向来要强,见那个凶婆娘在骆驼背上没什么动静,便也忍耐了下来。

    “郎君,前面有绿洲。”

    不多时,先前派出去探路的队伍回来了,跟着两个老兵的那队龟兹良家子里有人迫不及待地说道,他们虽说精熟马术,可是长那么大也从不曾离开家乡百里之地,这回跟着沈光出这么远的门,一路上跟着老兵们那是学了不少东西。

    听到有绿洲,沈光也精神起来,然后队伍便加快了速度,同时另有两队龟兹良家子和老兵们先往那处绿洲去打前站。

    这沙漠里行走,凡事都得小心,有时候像是那绿洲若是够大,便会成为那些盗贼们埋伏的地方,沈光打过几次仗后也算是半个老行伍,就算没有老兵提醒,也知道该怎么做。

    半个时辰后,沈光从骆驼上下来,看着绿洲里那颇见规模的湖泊,看向白阿俏她们道,“咱们这里歇两个时辰再上路。”

    听到沈光吩咐,老兵们自是让汉儿和那些龟兹良家子收拢骆驼,放牧马匹,另外搭建了简易的临时营帐以供休息。

    湖泊边因为水气的缘故,吹来的风甚是凉爽,白阿俏摘去面纱,只觉得整个人精神不少。

    搬了两张马扎,沈光自让白阿俏和同样下了骆驼的那位史娘子坐在一块休息,如今两人关系比最初时融洽不少,而且因为这位史娘子的关系,白阿俏也要强不少,要知道她从小在王宫里长大,可从没有受过这等长途跋涉的辛苦。

    从骆驼上取了炭饼,汉儿们老练地使用起煤炉,然后开始烧水,因为沈光的缘故,路上但凡是遇到绿洲,他们都会烧水等凉了以后才灌入皮囊。

    如今队伍里,再没有人喝生水,这一路行来几百里,就没人有过水土不服的症状。

    帐篷刚刚搭成,沈光便听到马蹄声响,只见先前派出去的几个老兵回来了,其中一匹空着的马背上还驼了个人。

    被抓来的马贼被丢在了沙尘里,这个被吓坏的马贼,大概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头黑色的卷毛,瞧样貌倒不像是焉耆这边的人。

    “叫薛大过来。”

    见那马贼叽里呱啦不像是会说唐言的样子,沈光皱了皱眉,然后自是让人把薛珍珠给喊了过来,他这次把薛珍珠带上,便是因为这个铁勒奴精通草原上诸多语言。

    “郎君唤我何事?”

    正和汉儿们吹牛的薛珍珠过来后,立马便看到了地上的回纥小贼,立马便明白过来。

    “问问他,有几伙人盯上咱们了。”

    从这片沙漠走,除了抄近道,沈光也是想让那些汉儿和龟兹良家子见见阵仗,这一百号人武艺不差,弓马娴熟,他们缺的是实战。

    “郎君放心,这事我在行。”

    薛珍珠正嫌无聊呢,答话间已自抽出了他那柄以德服人的鞭子,口中骂骂咧咧着,先一阵劈头盖脸的鞭子朝那回纥小贼狠狠抽了下去,直到这厮被抽得倦缩在地上大声求饶,方自开口问起问题来。

    对于薛珍珠的询问手段,沈光只是挑了挑眉,然后自坐在了牙兵们搬来的马扎上,等着问话的结果。http://www.123xyq.com/read/2/25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