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玄幻 > 唐土万里 > 第三百零三章如牛马一般
    om,最快更新唐土万里最新章节!    张子康是个痴人,知道沈光手上的酒坊在长安城外的地址后,二话不说便告辞离去回自家酒坊收拾东西,打算立马出城过去。

    “这人倒确实是个可用之人,不过此人酿酒虽有本事,可是这经营之道吗……”

    看着离去的张子康,李隆基忍不住感叹道,不过他身边的杨玉环这时自笑了起来,“大郎糊涂了,沈郎所酿的安西烧春如何会愁了销路,这张坊主只要能把酒酿好便行,何需管别的事。”

    “玉娘说得是,倒是我想差了。”

    李隆基闻言一愣,随即便笑起来,他这是皇帝当惯了,对于张子康这种重于实干而轻于世故的技术类人才多是没当回事的。

    沈光在边上自能瞧得出李隆基的心态,不过这时候的主流价值观便是这样,奇淫巧技不登大雅之堂,这也不是他想扭转就能扭转的。

    “李兄,过几日我得出城教此人酿酒秘法,到时候我亦会安排人手驻守酒坊,李兄也得安排些人手帮忙,这长安城里权贵太多,我怕到时候会有人……”

    做戏做全,沈光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李隆基见状后,自是连忙道,“沈郎且宽心,有件事我正好与你说下。”

    安西烧春若是能在长安世面上大肆铺售发卖,这所能赚取的钱财必是金山银海一样的富贵,李隆基清楚自己扮做李龟年这所谓的大家那是根本保不住这等买卖太平的,沈郎乃是聪慧之人,时间久了必定能瞧出些破绽来,所以他得把这漏洞给补上。

    “李兄请讲。”

    “我和玉娘在宫中尚得贵妃喜爱,因此我二人将手上这酒坊的份子都献给了贵妃,日后咱们这酒坊倒是不怕他人觊觎了。”

    李隆基这般说道,这样他派龙武军的士兵进驻酒坊,便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了。

    “原来如此,李兄,这事我不能叫你吃亏,我这儿自再转两成于你。”

    沈光听了李隆基的话后,心思电转间,猜不透李隆基是不是觉得拿的太少,所以才这般说。

    “沈郎无需如此,贵妃如何瞧得上咱们这点买卖,不过是怜我二人,才……”

    李隆基身旁,杨玉环听着这夸赞之词,忍不住也在边上夸起自己来,“是啊,沈郎,贵妃雍容大方,咱们那份子只是挂在贵妃名下,省得有宵小之徒窥视。”

    沈光看着自珍自夸的李隆基两口子,明明心里想笑,也只得憋着道,“贵妃深得圣人宠爱,自是瞧不上咱们这买卖,但是咱们也不能没有表示,李兄,你看这样如何?杨兄乃是贵妃族兄,我匀一成于杨兄,算是咱们的心意,再说杨兄也是堂堂御史,自能帮忙照看咱们的生意。”

    沈光的话只听得杨玉环心中舒畅不已,沈郎做事就是大气豪爽,难怪那么对三郎胃口。

    “如此甚好,只是委屈沈郎了。”

    李隆基亦是很喜欢沈光这等行事风格,而且有杨国忠在,等他再给这位便宜大舅子加官,这酒坊的生意自然没人敢打歪主意。

    “李兄言重了,这哪有什么委屈的,有钱大家一起赚才是,我在长安城又没什么朋友靠山,若是没有李兄杨兄和冯翁鼎力相助,我可不敢把这酒坊开在长安城。”

    沈光笑着说道,他这话自然是叫李隆基听得眉开眼笑,暗道沈郎果真是知恩图报之辈。

    在边上瞧着三人其乐融融的陈玄礼,不禁暗叹安禄山这杂胡输给沈郎当真是不冤,就沈郎这等拍马屁的本事,满朝文武哪个能及,莫说安禄山了,就是李林甫敢在圣人面前诋毁沈郎,怕是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吃过酒食后,午后阳光温和,沈光他们自是出了那胡姬酒肆继续闲逛起来,此时西市开市已有些时间,这条胡姬酒肆一条街上,当街起舞弹唱的胡姬也比比皆是,环肥燕瘦,各有擅场,比起平康坊来,这儿的胡姬穿着要更加直接,大片大片的雪白肌肤裸露在外,惹人遐想。

    “郎君,下回若是来西市,还请光顾咱这儿,到时候奴儿自备下真正的波斯三勒浆。”

    迎客出门时,那胡姬少女满脸的不舍,这位安西沈郎君真是大方,给的酒钱可比那些穷酸士子大方多了。

    沈光不以为意,等他下次再来,这胡姬少女怕是已经嫁做人妇也说不定,方才这胡姬少女引着南霁云去张记酒坊时,他自寻了店中另外那位年长的胡姬询问了番,知道这胡姬少女已经存了不少体己钱,打算给自己赎身,只求能嫁个长安城里的普通人家。

    大唐的律法里,妾和婢地位等同牛马等牲口,就是被主人无故殴杀,最多也就是杖一百、徒一年的刑罚,而且还可以用钱抵罪。所以莫看这长安城里的胡姬貌美如花,引得那些文人士子疯狂追逐,可这些胡姬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存够钱,找个长安城里的普通百姓嫁过去做妻。

    这便好似后世国外那些年轻貌美的模特存够了钱倒贴只求嫁给咱国内的工薪阶层,听上去魔幻得不得了,可放在这时代的大唐,还是这些胡姬求之不得的事情。

    就像是为沈光解惑的那位年长胡姬,她已经二十五岁,放在胡姬中已是年老色衰之辈,哪怕她已经存够了钱,可是想遇到愿意娶她的普通大唐良人又是何其之难。

    “沈郎何故皱眉?”

    出了酒肆后,见沈光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李隆基忍不住问道。

    “李兄有所不知,我安西远离大唐故土,关内百姓都以移边为苦,可是四镇只有汉家百姓不到十万,我心中始终不安,何时我大唐能移民安西百万,又何需担心安西不稳,吐蕃贼势复起。”

    “沈郎怎么突然想到这事情上了。”

    李隆基看过沈光的安西策,知道吸引关内百姓前往安西实边落户是他的执念,只不过这还是头回听到沈郎表露心迹。

    “李兄,方才你也听那胡姬说了,这些胡姬虽然貌美如花,可是命途多舛,若是被贵人瞧上,不但不是什么福分,反倒是祸事。”

    李隆基闻言皱了皱眉,这长安城里的胡姬大多数最后都会被大户人家买去做妾做婢,被主人用来招待宾客,形同家妓,若是不得主人宠爱还好,否则遇上家有妒妇,便是被虐杀也是常有的事情。

    “李兄,你说我若是买下那些胡姬发与关内家贫无钱娶妻的良家庶子,他们可愿意往安西去落户实边。”

    听到沈光这感叹,李隆基叹了口气道,“沈郎,某只懂音律,这些事却是不懂的,你何不向朝廷……”

    听到李隆基的回答,沈光没有再多说,李隆基越是避讳不答,便说明他听进去了。</div>http://www.123xyq.com/read/2/25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