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军事 > 劫天运 > 第6202章 自灭
    放出了母虫后,我直接往它身上返还自己的能量,要凝聚出一具凡人之躯容易,但要弄出一具如白纸一般可修炼的身躯,简直是万中无一,就好比凡人能炼气的寥寥无几,能够修炼吸收琼天之气的更是万万之选!

    即便我再了解仙力,再了解琼天世界,这万万之选确实也不容易,而且在我最需要琼天之气的时候,珍玉和月石都被实验用完了,现在唯一能够让我实验的,当然只有忘乡这片大地。

    所以如何把外面几个证道仙支走,倒有点为难。

    毕竟琼天之气没有之后,诞生平凡人身体会很快给混沌重气污染,最后全身结满紫晶而瞬间暴毙,剩下的月石和珍玉,我都需要用在刀刃上,把这些证道仙支走后才能让我好好的炼人。

    思量良久,我决定金蝉脱壳。

    制造出了个和我一样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但分一半没什么问题,我把自己的力量输送到了母虫的身体内,很快就制造出了一个差不多的分身,把自己的另一半分身进入打坐状态后,我立即控制分身到了外面。

    四位执法猎师看到我的出现,原来还各自休息的状态瞬间都醒了神,看我直接以鬼蛊的触手攀岩跳上了悬崖,这些家伙当然疯狂的使用热兵器攻击我,我好几次中弹难以避免,但因为鬼蛊之身就算是一半的力量,凶悍程度也是一模一样的,除了持续能力减半外,并没有太大影响!

    我拿着斩刀立刻对他们展开了攻击,除了两位直接冲天而起的猎师,那两个骑乘史诗巨兽的猎师很快给我爬上了巨兽身上,我的刀沿着巨兽鳞甲接缝攻击,拉出了一条条的痕迹,甚至直接重创了骑乘兽!

    这些猎师气得半死,甚至因为骑乘兽过于巨大,还无法攻击到我,而且天空的机炮不断倾泻子弹,还直接误伤了自己人!

    其中被我针对攻击的猎师只能是一边咒骂,一边解开腿甲机关跳下来,用矛枪不断的朝我戳来,不过灵活的我把这骑乘巨兽当成了战场,一边反击,一边用触手稳固自己不掉下去,还重重的伤了敌人!

    这些猎师当然不懂我还会分身的能力,顿时把我当成了本尊,毫不保留的开始猛攻起来。

    咒骂声,还有我不断低频影响的吼声,以及凶兽的惨嚎声、怒吼声不绝于耳,这一仗打得可谓是天昏地暗,甚至这些证道仙一个个都打起了全部精神,没有半点敢分神的!

    但即便如此,第一个给我缠住的猎师还是给我打得是节节败退,甚至在同伴无差别的攻击下伤势难以恢复,在我不计后果的压制下,它一边逃,一边是想办法求生,只是在我次次疯狂强袭下难以为继,最终给我一刀斩碎道核而亡!

    我这具分身的代价也不小,触手给打没了一半还多,对方的骑乘兽太过强大了,甚至我攀附的巨兽也和它的主人一样,双双殒命当场,而一旦没有了近距离的攀附,我受到的攻击也更是密集起来!

    不过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再次待到了其中一个骑乘巨兽的执法猎师,我的目标很简单,能杀既杀光,一个都不留,若是不行也得力战而亡,否则这就太对不起自己了,况且谁知道能不能把这些人都干翻?

    另一个骑乘地面巨兽的女仙一路看着男仙给我残酷杀死,当然是心中警惕,只敢远程攻击试探,而让天上的两位骑乘飞行兽的不断『骚』扰我,准备让我力竭而亡,毕竟就算是鬼蛊之身,也不能时时刻刻的保持能量萃取状态,一旦伤势不断,触手不停的给斩掉,为了恢复触手,消耗的能量也是巨大的!

    他们觉得我这次带在身上的丹『药』基本都喂了仙鹤,不过可惜,我进入了这空间后,又拿到了不少造化金丹,一边嗑『药』,一边攻击他们,这些猎师可谓是苦不堪言。

    很快,那位女执法猎师的骑乘兽也在我的攻击和她同伴的误伤下倒下了,这样一来,我自然追着这女执法猎师不放,但没有了巨兽掩护,也意味着天上那两头骑乘兽和执法猎师更加的无所忌惮,攻击有准又狠,我难免也只能靠着不断嗑『药』来应对!

    但嗑『药』是需要恢复的,在攻击足够的猛烈,巨兽撕咬掉太多的触手后,我的身体恢复速度也没办法跟上『药』效了,逐渐虚弱的身体斩杀了那女猎师后,很快陷入了完全挨打的状态,那两位飞在空中的执法猎师成了我无法企及的目标,他们立于不败之地,这也意味着只要不断『骚』扰,就能够把我耗死。

    我当然也能够让他们子弹打没,弓弩也全都『射』光箭矢,不过这除了拖下去,根本没什么意义,我现在打算让他们离开,不是让他们死死咬着我不放。

    “呵呵,有点意思,你们是打算跟我耗下去了?不过很可惜,我不会让你们得逞,我本尊下来那时,便是你们神座覆灭之刻!今日一别,自有清算之时!”我说完也用他们继续攻击,斩刀深深扎入了鬼蛊之身的核心位置,而后我很快感觉这具身体力气开始抽空,而触手也不能凝聚成型的枯萎下来。

    等我倒在地上的时候,那两个盘旋的执法猎师仍然担忧不已,这当然是给我刚才的凶悍吓到了,他们甚至没敢想自己居然赢了,而且是活生生的把我耗死了。

    当然,在我这具身体自灭的时候,念头其实已经转到了新身体上面,而新身体的触手则已经顺便给扔在了外面观察,这两位猎师果然也没有立刻离开,在看到我的旧躯壳彻底的枯萎后,他们好一会才大胆的下来查看,直到捡起两枚造化金丹,他们才稍微相信我是真的死了。

    “不愧是新世界的创世仙尊,即便成了困兽,仍然如此凶残,好在我们两个飞地高,要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呢!不过话说回来,是不是太容易点了?”其中一位心有余悸。http://www.123xyq.com/read/0/2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