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奇幻 > 九龙圣祖 > 第3226章真当本长老提泥捏的吗?
    om ,最快更新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该死,这小子施展的到底是什么身法脉技,真身竟然可以在残影之中转换?”

    要说反应最快的,还得是铁山宗七品仙尊的四长老杨钏,直到楚然那眼中的不敢置信流露出来之时,他终于是意识到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明显先前云笑被铁山银幕包裹的,确实只是一道残影,而最先朝杨钏攻击,既而向楚然发起进攻的,也是残影无疑。

    在刚才那一刻,杨钏感应得很清楚,云笑手持木剑刺死顾遥春,绝对是其本体真身,因此他才移动铁山银幕,将这小子和楚然隔绝了起来。

    而杨钏隔绝的只是云笑刺死顾遥春的“真身”,却没有将那道先前攻击楚然的“残影”也隔开,这才是导致眼前这个结果的真正原因。

    因为在先前那一刻,云笑不知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将自己的真身再次转移到了楚然身前的那道残影之中,让人防不胜防。

    连七品仙尊的杨钏都被轻松骗过,更何况是一个早已经身受重伤的五品仙尊楚然了,有此下场,也算是理所应当。

    事实上这是云笑突破到仙尊阶别,结合着云长天那些仙尊记忆传承,对幽影步这门身法脉技的改进。

    改进过后的幽影步,已经是一门货真价实的仙阶脉技。

    它不仅是可以让云笑凝结出更多的逼真分身,更是让每一道影分身,都能在顷刻之间转化为自己的本体。

    也就是说只要云笑将分身留在外间,哪怕是被敌人的一些特殊脉技困住,他也能第一时间移动真身到假身所在之处。

    这是一门极其实用的脉技,而云笑之所以将这新近研究出来的手段,用来击杀两个铁山宗的天才,而不是对付更强的杨钏,也是有自己意图谋划的。

    因为从刚才对方的交谈,还有杨钏短暂的出手之时,云笑就已经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铁山宗的四长老,并不像顾遥春一样,一直都躲在暗中观战。

    这明显就是刚刚才赶到此处的杨钏,竟然对陶治亭等人的死都并不了解,这就让云笑产生了一些想法。

    要知道云笑的绝大多数手段,都是在第一次施展的时候最是出其不意,七日前和刚才的战斗之中,他已经将自己的很多底牌都显于人前了。

    因此云笑当机立断,直接将可能会暴露自己某些手段的顾遥春和楚然击杀,这就避免了杨钏对自己那些手段的防备。

    而且云笑早就有了一些谋划,若是这些谋划能够得逞的话,说不定今日连祖脉之力都不用催发,就能将这个铁山宗的七品仙尊收拾掉。

    “咦?”

    就在杨钏目眦欲裂的当口,刚刚刺死了楚然的云笑,其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异样的光芒,甚至还在此刻发出一道惊噫之声。

    “四……四长老,救……救我!”

    当云笑这道惊噫声落下之后,杨钏的耳中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让得他下意识就将目光转到了声音传出的方向。

    “顾少?”

    这一看之下,杨钏不由又惊又喜,因为他赫然是发现刚才已经被云笑一剑穿心刺死的顾遥春,竟然开口说话了。

    这对杨钏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惊喜,他可是清楚地知道这位顾大少爷,在宗主的心中到底有什么样的地位,那是被视为衣钵传人的重要人物。

    先前的杨钏,一度十分绝望,他可以想像自己回到宗门总部,将会遭到宗主如何严厉的惩罚。

    那位宗主大人发起怒来,可是从来不讲情面的。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本以为已死的顾遥春,竟然起死回生了。

    当此一刻,杨钏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到其他,只要这位大少爷没死,那就还有转寰的余地。

    “四长老,难道你忘了我的心脏,和常人不同了?”

    这个时候的顾遥春,目光有些顾忌地朝着上方的粗衣身影看了一眼,却是在此刻多解释了一句,让得杨钏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如此,真是侥天之幸!”

    想通这一点之后,杨钏再无怀疑,暗道那得天独厚的少宗主,或许正是因为身体异于常人,这才逃过这一场死劫。

    原来铁山宗的这位宗主大弟子,其心脏所长的位置和常人不同,乃是长在了右边,刚才云笑那一剑,明显是刺在了其左边胸口。

    这要是换到一个正常人的身上,确实是穿心而过无力回天,可因为顾遥春心脏位置的不同,让得他捡回了这一条性命。

    只是杨钏没有看到的是,当“顾遥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那个粗衣青年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哼,真以为这样就能逃得一命了吗?”

    就在所有人都因为顾遥春的起死复活,而感到心惊之时,一道冷哼声随之响起,而这道声音发出的方向,又让众人心头恍然。

    因为这道声音,赫然是从先前“刺杀”顾遥春的那道残影所在之地传出来的,哪怕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道残影依旧存在。

    很明显云笑是在击杀了楚然,发现顾遥春竟然未死之后,当机立断,将自己的真身又重新转回了先前那道残影之中,不可谓不神奇。

    那由杨钏施展出来的铁山银幕,就像是一个摆设一般,在云笑神奇的分身之术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

    “一次又一次,真当本长老是泥捏的吗?”

    然而云笑这接二连三的影分身施展,终于是将七品仙尊的杨钏给激怒了。

    而且在见识过云笑转来转去的影分身之后,杨钏明显是早有防备,不过现在的他,对那柄不起眼的木剑,实在是有些忌惮了。

    因此这一次杨钏并没有直接和云笑正面对上,而是身形一闪之间,陡然出现在顾遥春的身侧,然后一把这个铁山宗天才,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看来在杨钏的心中,有着自己这七品仙尊的贴身保护,那粗衣小子绝对不可能再伤到顾遥春丝毫,这就是属于铁山宗四长老的底气。

    “可恶!”

    看到这一幕,刚刚现出真身手握木剑的云笑,脸色不由变得异常难看,似乎真的是因为被对方抢先保护到了顾遥春而愤怒一般。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云笑再无机会击杀顾遥春,这个铁山宗宗主大弟子的性命,终究是被七品仙尊的杨钏保护下来了。

    “啊!”

    然而就在此时,就在杨钏想着要用一种什么方法来收拾云笑的时候,他的耳中,忽然传来一道道惊呼之声,让得他很有些莫名其妙。

    杨钏下意识地朝着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远处的旁观修者们,个个都是脸现惊骇之色,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一般。

    “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当此一刻,杨钏丝毫不知道这些人到底在惊奇什么,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如此大惊小怪,但是下一刻,他就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了。

    旁观众人之所以惊骇,那是因为他们从杨钏的身后,确实是看到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一幕,而且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的一幕。

    只见那先前被杨钏拉到身后的铁山宗天才顾遥春,赫然是在这一刻一阵变幻,化为了一柄众人绝没有半点陌生的古怪木剑。

    可是一个铁山宗的天才,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会顷刻之间变成一柄木剑呢?

    甚至看那杨钏的神情,似乎根本没有半点的感应。

    嚓!

    在众人无比惊骇的目光之中,那柄由顾遥春所化的木剑,也没有让他们失望,直接在下一刻,刺入了七品仙尊杨钏的后心要害。

    而直到此时此刻,杨钏才在感应到一丝不对劲之后,努力想要转过自己的脑袋,想要看看自己的身后,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但是现在,杨钏根本就不用再转头了,他直接低下头来,就能看到那从自己前胸钻将出来的带血剑尖,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是云笑那把剑,这怎么可能?”

    杨钏眼力还是不错的,第一时间就认出了那是属于云笑的木剑,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柄木剑到底是何时来到自己身后的。

    以杨钏七品仙尊的修为,要是全力防备之下,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欺近身来还能不让他发现,先前避过御龙剑一刺,就是最好的明证。

    只是杨钏千算万算,都从来没有想过,这柄木剑乃是被他自己拉到身边的,而且还将身后要害,全无防备地暴露在了这柄木剑的视线之中。

    对于一个宗门之主的嫡传大弟子,杨钏又怎么可能会有丝毫防备呢,而将他心口刺穿的木剑,就是他刚才拉到自己身后的顾遥春所化。

    这一幕简直将所有人都给惊呆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堂堂的七品仙尊,就这么被一柄不起眼的木剑给刺死了?

    那可是七品仙尊啊,是在这南域范围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称王称尊的存在。

    先前那段时间,所有人都还在为云笑默哀呢,哪知道转眼之间,局势就变成了这样。http://www.123xyq.com/read/1/10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