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女生 > 迷踪谍影 > 第一千三百十八章长亭送别
    一瓶酒已经见底,第二瓶又喝了一半。

    虞定南很久没喝的那么畅快过了。

    和自己的兄弟一起喝酒,有什么不放心的?

    庄慧兰也喝了不少。

    在她的心目中,虞定南就是她的大英雄。

    尤其是在听虞定南和匡文富说当年上海滩风云的时候,她觉得特别的有趣精彩。

    下午2点。

    “磨剪刀,戗菜刀!”

    外面传来了叫卖声。

    匡文富面色一变,随即说道:“大哥,我再去买点猪头肉回来。”

    “不用了,就这下酒菜挺好,还跑那么远去买”

    “那不行,大哥来了,一定得吃好喝好。”

    “那成,赶紧的,我等你。”

    “哎,大哥,就在边上就有卖的。”

    匡文富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虞定南笑道:“我这个兄弟,当年跟着我出生入死,那是真没说的。”

    “是,我知道。”庄慧兰带着一脸的崇拜。

    “哎,这么多年了,他连我爱吃猪头肉这点爱好……”

    虞定南说到这里,脸色忽变:“不对,我们进来的时候哪有卖卤菜的?这么穷的地方,怎么会有磨刀的来,这里的人谁会花钱磨刀?”

    他猛的拔出枪来:

    “要出事。”

    他迅速来到门口,看到外面,已经有几个人影悄悄的朝着这里摸来。

    “砰砰。”

    虞定南对着外面连开两枪:“蕙兰,去看看有没有后门。”

    “哎。”

    对面,迅速开始还击!

    伴随着的,还有叫声:

    “虞定南,出来吧,你跑不了了,你是好汉,我们保证不为难你!”

    “山青水绿,花开一家,哪个点,拜的哪位老祖?”

    到了这个时候,虞定南心存侥幸。

    “虞定南,我们谁都不拜,76号的!”

    “他妈的,是李士群的人。”

    虞定南对着外面又是一枪,一声惨叫声中,他迅速换了一个位置:“小子,知道我是虞定南,还敢来送死?”

    “虞定南,你能打死我们几个人?这附近,没军统的人,没人会来救你。放下武器出来吧,我们李主任早就仰慕你了。”

    虞定南大笑:“把我和李士群相提并论?他也配?”

    庄慧兰急匆匆的走了回来,手里握着一把飞刀:“定南哥,没路了,连扇窗户都没有。”

    “突突突!”

    一梭子冲锋枪子弹扫了过来。

    “走不了了。”

    虞定南身经百战,这样的情况他知道意味着什么,他对着外面叫道:“匡文富,出卖兄弟,违背帮规,三刀六洞,天打雷劈!你当真的没人来收拾你吗?”

    回答他的,只有子弹。

    虞定南换了一个弹匣,他打死对方两个了,可是没用,76号的人太多了。

    他看了一眼庄慧兰:“慧兰,出不去了。”

    庄慧兰嫣然一笑:“那就不出去了。”

    虞定南一声叹息:“我信了一辈子的兄弟,终究还是被兄弟卖了。”

    “定南哥。”庄慧兰看着一点都不害怕:“至少,我还能陪着你。我说了,这一辈子我都不离开你了。”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虞定南大笑,闪身而出,“砰砰砰”,对着外面连开数枪。

    庄慧兰笑的非常开心。

    妻子。

    这是她一直都在梦寐以求的。

    虞定南闷哼声,退了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定南哥!”

    庄慧兰把他抱住。

    “扶住我,扶住我。”

    虞定南胸口流血,大声吼道。

    庄慧兰让他靠在了自己的怀里,虞定南喘息着,依旧对着外面不停的射击。

    庄慧兰似乎对面前发生的一切毫不在意,她帮虞定南梳理着头发:“定南哥,你多了好多白头发。”

    “老了,老了。”

    虞定南换上了自己最后一个弹匣。

    “你不老,大英雄是不会老的。”庄慧兰微笑着说道:“定南哥,我们要死了,我唱首歌给你听,好吗?”

    她唱的是: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那是李叔同根据美国歌曲“梦见家和母亲”改编的“送别”。

    虞定南竟是听得痴了。

    枪声大作。

    可是枪声再响,也不能阻止庄慧兰的歌声。

    “突突突”!

    又是一梭子子弹打穿了木板。

    虞定南和庄慧兰身子同时晃了几晃。

    虞定南的整个左半边身子都被打穿了。

    血,从庄慧兰的嘴里流出,可她还是带着微笑在那唱着: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你唱的,真好听。”

    虞定南吃力的扣下了扳机。

    然后,他叹了口气:“慧兰,不成了,不成了。”

    庄慧兰什么都没听到,依旧在那唱着,唱着。

    她的一只手抱着自己的男人,另一只手握着飞刀。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虞定南喃喃的念着,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

    ……

    甄景亮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抱着虞定南的尸体,在那唱着一首非常好听的歌: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

    一曲终了。

    庄慧兰淡淡笑着:

    “真好。”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带着了她生命里的最后一丝光。

    真好?

    甄景亮始终都不明白,这个女人在死前为什么要说“真好”。

    人都死了,有什么好的?

    特务们费了好大力气,才分开了虞定南和庄慧兰。

    虞定南身上一共中了十四枪。

    庄慧兰身上中了四枪,但真正的致命伤,是她插在自己心口上的那一刀。

    匡文富颤抖着走了进来。

    甄景亮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次做的很好,羽原中佐让你随时向我们汇报,你做到了。虞定南死了,日本人要的脑袋,拿到了。你的奖赏,不会少的。”

    匡文富的身子不停地哆嗦着。

    “怕什么。”甄景亮一脸的鄙夷:“我们会派人保护你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人了。”

    “你保护不了我,保护不了我。”匡文富的嘴唇发白:“虞定南有两个兄弟,两个过命交情的兄弟,有一次,虞定南喝多了对我说,如果哪一天他出了事,他的这两个兄弟,千军万马中也会帮他报仇的,我死定了,你也死定了。”

    “放屁!”甄景亮一下就怒了:“谁能杀我?什么兄弟?狗屁!”

    匡文富惨笑着:“真的,我们真的全都死定了!”</div>http://www.123xyq.com/read/1/10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