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现言 > 催妆 > 第六十六章 兴奋(二更)
    当日晚,陈桥岳和东宫近臣不知道,就在他们在陈府会面时,琉璃守株待兔暗中盯紧了陈府。

    她看到东宫近臣进了陈府半个时辰后,一脸乐滋滋地从陈府出来,就知道陈桥岳答应了投靠太子。

    小姐谋算无一不准,陈桥岳到底没守住晚节。

    她转身悄悄回了凌家。

    凌画没睡,正坐在桌前看书,琉璃推开房门,顶着夜露进了屋,见凌画抬头看来,她点头,“陈桥岳今晚答应了。”

    凌画放下书卷,“人为利死,鸟为食亡,果然没错。”

    琉璃咕咚咕咚喝了一气水,“不知道太子给了陈桥岳什么,陈桥岳心甘情愿跳火坑。”

    “不难猜。”凌画动手拨了拨灯芯,看着灯花霹雳拍啦一阵爆响,“陈桥岳在京兆尹的位置上多年没动了,不是他老神在在不想动,想在京兆尹养老,而是,他没能力动作更进一步,如今,萧泽拿捏住了他女儿这个软肋,又以升他官职诱惑,再许诺将来登基内阁必有他一席之地,他可不就耐不住答应了?”

    琉璃唏嘘,“空口白话,也能信?太子答应了,还有陛下那一关呢,如今朝中二品以上大员一个桩子十个钉,谁会给他腾位置?”

    “太子受陛下宠,身份又得天独厚,陈桥岳哪怕知道太子答应的事情没那么容易,但利诱如此,他也想赌一把吧?这就是人心。”

    琉璃道,“得通知许少尹一声吧?”

    “嗯,陈桥岳想算计许子舟得准备准备,明儿晚上我去京兆尹大牢时告诉他就行。”凌画决定后面的事情不插手了,“后面就交给许子舟自己了,免得我动手落了痕迹,惹得陛下怀疑,许子舟自己也没问题。”

    琉璃鄙视,“据说陈兰桂得了相思病,要死要活的,真是恶心人。”

    凌画不笑话这个,幽幽地说,“宴轻就是好。”

    琉璃:“……”

    宴小侯爷可不是好吗?若没有陈兰桂这朵桃花,拖累了陈桥岳,小姐的谋算也不会如此顺利,陈桥岳稳妥了多年,也不会栽进去。

    所以,生女儿还是得生小姐这样的,喜欢男人自己就算计到手,寻死觅活管什么用?坑自己也坑老子。

    提起宴轻,琉璃就无语,“小侯爷是不是觉得小姐百事通万事能?但凡有什么难办的事儿,他就想着找您?也真是……”

    不拿自己当外人,将未婚夫的身份利用的炉火纯青。

    凌画乐的不行,“我就喜欢他不拿自己当外人。只有凡事儿找我找习惯了,才会觉得我好用而离不开我。”

    琉璃服气,“您是真的很好用!”

    但是宴小侯爷大约不知道,小姐本来就留了郭家班子四天,只不过让桂霞楼对外卖三天的场,最后一天打算请小侯爷包场看杂耍,偏偏太子算计到了小侯爷的头上,以桂霞楼做场子行腌臜事儿,打的算盘虽精,但是怎么也想不到桂霞楼是小姐外祖母留给她的暗产。以至于让小姐在小侯爷面前又买了一个好。

    不过宴小侯爷也着实有优点,宁愿不看,也不靠近女人,真真是有点儿可爱。

    凌画也觉得宴轻可爱,“我又想见他了,要不,明儿我还去陪他吃午饭?”

    琉璃不赞同,“您就歇歇吧!女孩子太主动容易被人轻看。”

    凌画有不同意见,“被轻看也比看不到渐渐就忘了想不起来的强吧?”

    琉璃噎住。

    顿了顿,道,“宴小侯爷会忘了想不起您来吗?不会的!他都会有事儿就找小姐您了。大不了等他忘了时,给他找点儿麻烦,他不就想起来了?”

    凌画觉得有道理,“也对,那明儿就忍忍,后天直接去陪他看杂耍,赵县的郭家班子,我也有一年没看了。”

    琉璃没意见,她也想看了。

    第二日一早,得到了消息的一众纨绔又早早汇聚到了端敬候府,这回他们不是来看汗血宝马,而是冲着郭家班子而来。

    昨儿程初高兴的睡不着觉,派了人去挨家挨户通知纨绔们,说嫂子为了让宴兄看郭家班子的杂耍,多留了郭家班子一天,兄弟们有眼福了,全仰仗宴兄提携了,明儿提前都去谢谢宴兄云云。

    纨绔们自然高兴的不行,说起来他们就晚了那么一步,落后了巡城司那帮子人,没订着位置,一个个气的不行,心里别提多郁闷了,险些不想做纨绔了跑回去学习有朝一日入朝进巡城司当值。

    如今,有了这个消息,他们一下子觉得扬眉吐气,可以对着巡城司的人大笑三天。

    纨绔们到端敬候府时,宴轻还没起床。大家便坐在院子里一起等他睡醒。

    纨绔们聚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今儿的话题自然是从汗血宝马转移到了郭家班子的杂耍。

    痛批巡城司不是人外,大夸特夸凌画,说有她做大家的嫂子,真是三生有幸。

    宴轻在屋里睡的迷迷糊糊,听着外面你一言我一语入耳,本打算不理,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带着起床气起了床。

    他踏出房门,纨绔们便齐刷刷转过头,一个个笑的跟老妈子抱了大孙子一样,满脸开花。

    “宴兄,你睡醒了啊?”

    “宴兄,嫂子说明儿给咱们在桂霞楼包场看郭家班子的杂耍是不是真的?”

    “嫂子也太好了吧?”

    “是啊,嫂子以后就是我们大家的亲嫂子,让巡城司那帮子孙子瞧瞧,咱们也不是没有后台的。”

    “……”

    宴轻:“……”

    他一时怀疑他爹娘是不是给他生过这么多亲兄弟。

    程初从昨儿到今儿的兴奋劲儿根本就没过去,见宴轻半天不说话,他问,“宴兄,你怎么不说话?”

    其实他想问,是不是听大家夸嫂子,你心里很高兴?毕竟是你的未婚妻。

    宴轻揉揉眉心,再大的起床气面对一张张笑脸也发作不出来,“话都让你们说了,我说什么?”

    程初嘿嘿一笑,“兄弟们都高兴嘛!”

    身为纨绔,总是被人看不起,尤其是巡城司那帮子孙子,他们多数都是靠祖荫进入巡城司谋个一官半职,没什么真才实学,凭什么有脸笑话他们?

    宴轻放下手,“你们这么早来,都吃早饭了吗?”

    纨绔们顿时受宠若惊,“宴兄,你终于知道关心兄弟们了,我们自然是没吃早饭就来了,前几天也是,都是饿到中午。”

    宴轻嗤笑,“若是天天关心你们,我的端敬候府都能被你们吃空。”

    纨绔们不好意思地笑,“哪能呢!”

    宴轻吩咐端阳,“去让厨房多做些早饭。”

    端阳点头,立即去了。

    宴轻又转身回了房。

    纨绔们心里高兴,交头接耳,“你们发现没有?宴兄自从有了未婚妻,整个人都变了。”

    “早就发现了。”

    “不愧是凌小姐,真是厉害啊!”

    “是啊是啊!”

    宴轻梳洗完,厨房也利落地做好了早饭,整整摆了六七桌,纨绔们热热闹闹坐在院子里一起吃了早饭。

    吃过早饭后,纨绔们正想着怎么打发时间过了这一日时,就被一件事情给吸引了注意力。

    起因是有一名爱看画本子的纨绔让小厮去四海书局买画本子,小厮秉持着自家少爷每日都要把新出的画本子不管好不好都买回家的习惯,今儿也不例外,跑去了四海书局说把新出的画本子全部打包,掌柜的抱歉的摇头,今儿没有新出的画本子,只有一本册子,昨儿四海书局停了所有书籍印刷,专门加班加点连夜赶工新出炉的册子。

    小厮奇怪,什么册子让四海书局生意都不做了?于是好奇地拿过那册子看了看,这一看,可了不得了,他看到了什么?

    凌家对秦三公子在安国公府这些年一应所用的账本!

    天,想想外面如今被安国公府放出的传言,这可真是一个好东西。

    小厮震惊又兴奋,机灵的想着这册子若是买回去,大约少爷会比看画本子更感兴趣,于是,他一口气买了几十本,抱着去了端敬候府。

    他进入端敬候府后,将几十本册子往桌子上一放,纨绔们闻言好奇打开一看,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题外话------

    求月票,么么么么http://www.123xyq.com/read/2/22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