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现言 > 催妆 > 第四十九章纳吉加更
    om,最快更新催妆最新章节!    程初一大早又跑去了端敬候府,正赶上宴轻要出门。

    程初站在大门口看着宴轻,惊讶,“宴兄,你怎么起的这么早?你这是要去哪里?”

    如今天刚亮,他竟然就起了,他可从来没见他起的这么早过。

    宴轻瞥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你这么早跑来做什么?”

    程初立即说,“今儿城外有曲水流觞,很是热闹,我来找你,咱们一起去玩呗,咱们早早去,占最好的位置。”

    宴轻拒绝,“我不去,你去吧!”

    程初又问他,“你是有什么事儿吗?要出门去哪里?”

    宴轻点头,不说去哪里,只说,“有事儿。”

    程初看着他,“宴兄,有什么大事儿让你这么早出门?兄弟问你,你还避而不答的?这么神秘做什么?”

    宴轻瞪了他一眼,“我去礼部。”

    程初不解,“你去礼部做什么?”

    宴轻懒得理他,骑上汗血宝马,双腿一夹马腹,汗血宝马顺着他的意思向礼部而去。

    程初站在原地,看着他转眼间一人一马就走没了影,不解极了,他问门童,“你家小侯爷去礼部做什么?”

    门童嘿嘿一笑,“今儿是纳吉的日子,礼部要送对雁去凌家过礼,小侯爷昨儿夜里跑出城去打了一对对雁,今儿起早趁着礼部还没送对雁去凌家,把对雁送去礼部呗。礼部找的对雁,自然不能跟小侯爷亲手打的对雁比。”

    程初:“……”

    他震惊了? “宴兄竟然如此上心?”

    门童不高兴了,“程公子,您这是什么话?我家小侯爷娶妻? 自然要上心。”

    程初:“……”

    不是? 他不是这个意思。

    他的意思是? 宴轻这家伙,什么时候对于娶妻这件事儿这么积极了?还亲自半夜跑出城去打了一对对雁?从来不起早的人起了个大早送去礼部?他怎么不亲自送去凌家?

    他咳嗽一声,“我的意思是? 宴兄这人? 他不是懒得对于麻烦的事儿费心思吗?今儿怎么脑筋开窍了?”

    对于这桩婚事儿,据说开始的时候,礼部的人来了端敬候府两趟? 都被他摆摆手一句话都懒得应付就给打发了? 礼部的人跑了两趟后? 也知道他的态度了? 问他都没用? 也指望不上这位小爷亲自出马? 好像就跟不是他娶媳妇儿似的,只能不是进宫请示太后,就是前往凌家请示凌小姐,如今宴轻竟然上赶着弄了对雁送去礼部,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是这样不怕麻烦亲自跑腿的人吗?

    门童也不知道小侯爷怎么就开窍了? 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反而喜滋滋地 “反正小侯爷开窍? 我们府内上下都很高兴。”

    程初啧啧,女主子还没进门,端敬候府就盼着了? 这要是进了门,待遇得多高?

    不过他想想那是凌画,对宴轻好的不行的凌画,要什么有什么的凌画,天上没有地上只一个的凌画,又觉得宴轻有这个转变开了这个窍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了,换谁不得供起来?也就秦桓那个傻子要死要活不娶吧!

    不、也不对,秦桓如今成了凌夫人的义子,凌画认了他做义兄了,被安国公府逐出家门后不但没有被凌画折磨落魄的不成人样,反而成了凌家的义公子,如今在凌家与凌云扬一起读书准备金秋科考呢,这么看来,要死要活不娶凌画,也没有什么不好,凌画不止没将他如何,反而看在他娘的面子上,让他成了凌家人。

    反观安国公府,将秦桓逐出家门,又败坏秦桓名声,倒头来,被凌画打脸,如今在京城都快没有立足之地了,没了与凌家这一层关系后,又因败坏秦桓名声而得罪了凌画,人人都踩一脚,如今都快在京城混不下去了。

    “程公子,您进府吗?”门童询问,若是不进府,他就关门了。

    程初摇头,“不进了。”

    宴兄不在,汗血宝马又被他骑走了,他进府去做什么?只能自己去找别人玩了。

    门童关上了端敬候府的大门。

    程初忽然喊了一声,“唉,等一下。”

    门童从门缝中又探出头。

    程初忽然问,“今儿宴兄穿的那身衣服,是从哪儿买的?”

    他刚才只顾惊讶了,都没来得及问,他那身衣裳,可真是太好看了。将他本来就十分的样貌,又硬生生地多提了八分,真是通身的毓秀华彩。

    门童立即骄傲地说,“是凌小姐给小侯爷做的吧!我家小侯爷穿什么都好看。”

    程初:“……”

    得,原来是凌小姐给宴兄做的,那他就买不到了。

    程初忽然有点儿心酸,他上哪里去找一个好媳妇儿,也像这样,要一片天,就给一片天,要一片地,也能有啊。

    宴轻来到礼部,就跟掐着点儿似的,礼部正好开门。

    礼部的人见到他,都愣了,“宴小侯爷?”

    这往日跑端敬候府去见,都见不着的人,今儿怎么这么一大早就主动登门了?

    宴轻也不多话,“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去凌家?”

    礼部的人对看一眼,一人笑呵呵地说,“得等等我们大人下朝。”

    宴轻点头,“我跟你们一起去。”

    礼部的人:“……”

    哎呦呵,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宴小侯爷竟然关心他自己的大婚了?竟然亲自要去凌家走礼了?

    礼部的人自然没意见,这尊佛能自己主动前去,那是最好不过了,每回他们礼部的人去凌家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哪里出错,凌家的三公子凌云深可不是个好糊弄的茬子,对于他七妹的大婚礼数,处处都要求细致的很,但有错处马虎,他都会逐一的指出来订正,礼部的人越来越怕与他打交道了,每回都是硬着头皮前去过礼。

    如今有宴小侯爷跟着,那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当礼部尚书下了早朝,回到礼部,便瞧见了等着的宴轻。

    本来礼部尚书不必亲自去凌家下礼,但太后十分重视这一桩婚事儿,已对他三令五申,大礼时,让他务必亲自跑一趟,怕他手下这帮子小年轻办不好,一定要赶着吉日吉时,千万别出错云云,礼部尚书也只能亲自跑一趟了。

    好在凌家的身份如今摆在那里,倒也附和他跑一趟的身份,当然,凌云深虽然苛刻要求高,但是却大方,每一趟都少不了他的好处,好酒好菜招待不说,好茶好酒,走时还能给他装上车,他也就不觉得辛苦了。

    礼部尚书看着宴轻,试探地问,“小侯爷,您这是……”

    “跟你一起去凌家纳吉。”宴轻很直接。

    礼部尚书大喜,“好好好,老臣这就吩咐一声,我们立即出发。”

    宴轻点头,“对雁用我猎的。”

    礼部尚书自然没意见,宴小侯爷亲自猎的对雁最好了,太后娘娘若是知道,一定会很高兴,凌家人若是知道,也一定会很高兴。

    还没出发,礼部尚书就觉得今儿这一趟是一桩美差了。

    半个时辰后,礼部一切准备妥当,用车装了礼,送去凌家。

    宴轻骑着汗血宝马,跟着礼部的人一起,街上有人瞧见了,纷纷惊讶,没想到宴小侯爷竟然亲自去凌家下礼了,他们可都听说了,宴小侯爷以前嫌弃麻烦,让礼部全权负责,今儿这可真是稀奇了。

    宴轻今儿穿的衣裳,是凌画亲手做的那件月华彩,布料如月华流水,光华流转,配上他独一无二的容颜,清瘦挺拔的身段,骑在汗血宝马上,真真是如九天银河上走下来的少年郎,清隽毓秀,浊世风流。

    百姓们看的赞叹,有人说宴小侯爷长的真好看,有人说宴小侯爷的衣裳没见过,在哪里买的?可是锦绣坊?怎么没见过有卖这件衣裳得?有人说汗血宝马可真漂亮。

    宴轻充耳不闻,没什么影响,随着礼部的人,来到了凌家。

    这是他第一次登凌家的门。

    他想着,凌画一会儿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他这么突然来了,还亲自打了一对对雁,会不会让她觉得他被她哄住了太好骗了?以后她会不会更过分的糊弄他跟哄小孩子似的?要不,他还是转头回去?</div>http://www.123xyq.com/read/2/2297/ )